好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天下倾歌 > 正文 完结
    城池。

    齐庄公十八年七月,齐楚大军六十余万对峙蔡丘之野,密沉沉摆出连绵百里的营帐,大战一触即发。

    中军帅帐里,无颜接过樊天自金城带回的旨意,看罢甩在一侧,扶额沉思。三年前如玉无瑕的面庞今日刚毅坚硬,烛火映照下,那俊美的容颜间自带着摄人心寒的冷酷。

    “公子?”樊天试探道,“可要应战?”

    “自然战!”无颜冷道,“拖到今日,他凡羽不累,本公子也烦了。”

    “那公子是烦忧什么?”

    “楚国境内商市这般紊乱,非枫子兰从中手脚不能如此。决战之日本也是这两个月,可如此一来,楚军猛加十五万,此战这般延伸下去,必是一场旷世大战,齐楚最终无论谁胜,都将元气大伤,与二十年前那一仗无甚区别,”无颜冷冷一笑,道,“看来夏国图谋倒是极大。”

    樊天皱眉不语。

    无颜思了片刻,又摇头,嘴角扬起一分蕴味深长的笑意:“也不对,夏国如今国乱初平,正是安定平心的时候,没道理在此刻多管闲事。”他眼波猛地一寒,缓缓道:“倒是他……该是等不及了。公子穆啊公子穆,好个一举四得的妙策!”

    樊天糊里糊涂道:“公子说什么?”

    无颜不答,倏地拍掌按向自己的胸口,重哼一声,俊面苍白,嘴角已隐流血迹。

    “公子?”樊天慌道。

    “叫东方莫。”无颜微微笑道。

    待夷光闻讯赶到营帐时,无颜已昏迷在榻上,双目紧闭。

    “二哥?”她手脚无措,拉着东方莫,慌道,“我二哥怎会病情又突然加重了?师父不是说那箭伤已无碍?”

    东方莫双眉紧拧,冷冷瞥了无颜一眼:“我怎知这小子在搞什么花样。”他转身便朝帐外走,言道:“反正我是治不好他了……”

    “师父!”夷光跺脚,转身按上无颜的脉搏,稍安了安心,自腰间药囊掏出药丸,喂入他嘴中。

    “公主,”帐外有人请示道,“诸将军在左营等公子商议战事。”

    夷光握着无颜的手,微微犹豫,随即站起身,声音坚定:“就来。”转身去拿无颜的帅令时,夷光目光蓦地一动,拿起令旁的卷帛,翻开阅罢,轻轻抿了唇。

    回眸,烛光下,榻上那人一脸淡然。

    庄公十八年八月,齐军主帅公子无颜染病不起之事天下皆闻。楚军得知愈发蠢蠢欲动,将战之时,岂料楚国北境突遭晋军攻占,楚丘失陷,屯守蔡丘的楚军拨掉二十万奔驰救援,兵力分散。楚地近年战火频繁,民众怨声载道,临近中秋,驻守蔡丘三年未归的将士思乡怯战之意更是浓盛。然,就在中秋前夜,齐楚会战爆发。齐国公主夷光率三军将士于泗水之畔迎战楚军铁骑,新成黑甲军早于前一日绕至楚军两翼之侧,一旦鼓声如雷,黑甲俱出,玄色涌迭似潮浪般袭卷楚军,利剑横向处,所向披靡。凡羽的中军被忽如神兵下降的黑甲军冲得四零八散,几次整军欲杀出重围,皆被阻截。激战一日一夜,楚军二十余万大军战成十万,溃败逃亡。白朗率轻骑追击,直将凡羽驱入楚境。

    中秋之夜,泗水暗红,两岸尸首横陈,弥漫的硝烟遮住了清朗月光。

    无颜走至高山上,望着站在站在悬崖旁纤弱身影,心底忽而抽痛――事皆所料,然而她,却注定在这一战里承受了她不该承受的。

    他忍不住上前,轻轻将她抱入怀中。

    紧紧抱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