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差强人意的婚姻+番外 > 正文 完结
    物园,看对方小心翼翼地喂山羊吃东西,蒋宁昭越发地烦闷。

    那孩子转过头,瞧著他,扯扯他的衣角。蒋宁昭於是回过神,牵住对方的手,两人离开了动物园。上车以後,对方赖在他怀里,蒋宁昭自知情绪不佳,说道:「你睡吧,睡醒就到家了。」

    对方望著他,脸上还带著笑容,犹豫而小声地叫道:「哥哥……」

    蒋宁昭微怔,心里五味杂陈,但却不是不高兴……这是他第一次听见对方的声音,微弱而细软,就像小猫撒娇的叫声一样,他忽然感到心里一阵酸涩,随即把对方抱得更紧;孩子对他的反应似乎有点开心,傻傻笑了一下,脸埋在他怀里,过了一会就睡著了。

    蒋宁昭始终沉默。

    车子发动了,司机载著他们往市区前进。

    蒋宁昭望著怀里的孩子,心底一阵酸意,又略感苦涩;他伸手摸了摸对方柔软的头发,想起方才那一声羞怯微弱的「哥哥」,简直不知道该怎麽办。他把对方的额前的发拂开,用手指碰触著对方,从额头到眉心,还有比还要软的面颊,他碰了又碰,只觉得满心都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忧郁。

    他想,这孩子多半并不受宠,所以家人连赎金都不愿付出;这孩子回去以後,就算没有受到暴力,又该如何自处……年纪再小,也总有一天会懂事,知道家人曾经的放弃,又会对这孩子造成怎样的伤害?

    蒋宁昭想了一会,随即就定了定神,不再想那些事情。

    这些事情并不是他可以插手的,他无论如何帮不上忙,不如不想,多想也只是徒增烦恼。他并不是没想过把这孩子留下,但想来想去,都确实办不到……他的双亲不会容许他养一个尚有亲生父母的孩子。

    他没有选择。

    过了一个小时,车子在某个地方停下。一名穿著西装的人打开车门,把他手上的孩子接过去,一边礼貌地道:「您真的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

    「是。」蒋宁昭沉沉道:「你把他送到警察局,就说是在路上看到的。」

    那男人礼貌地颔首道别,随即抱著孩子离开。蒋宁昭望著那人的背影,还有那被抱在怀里的孩子,隐隐有些生气。他知道自己不该生气,那孩子睡得这麽熟,怎麽会知道睡梦中到来的离别?但他实在按捺不住怒意与失望,脸上神情也越发地冰冷。

    他想著那孩子的名字,似乎是叫宣和……他摇了摇头,几乎有些自嘲,随即吩咐司机往家里开。

    那时蒋宁昭以为,这是他们的最後一面。却没想过,宣和离他其实并不远,好几次,他都从相识的人那里听见关於宣和家的事情,像是他的父亲有他是个做不了大事的人,出生在那样的家庭,却去读了中文系。

    一转眼就这样过了十几年,他就这样耳闻著那些流言蜚语,却不曾想去见一见对方。

    他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但却没有一个人能让他像爱沈卓云一样的倾注感情,交往至多半年就会结束;到後来,他也不抱持什麽希望,偶尔找人上床,定期去见家人安排的相亲对象,他以为自己会这样孤独终老。

    但事情的发展并不如他所想。

    那是发生在蒋宁昭卅七岁那年的事。

    那一阵子气候不太稳定,他偶然生了场病。等病好以後,他应母亲要求回到家中,就为了与相亲对象见一面。他对此事并不如何看重,事前连相亲对象的资料都没翻;他只是回来走个过场,不管对方感觉如何,他多半会直言拒绝。

    蒋宁昭把自己打理得整齐,就坐在客厅内,等待著客人。

    在约定好的时间之前,女佣过来,告诉他人已经到了。他让女佣去准备茶水,顺便把那个人领到客厅。

    等有人走进来时,他漫不经心地瞥了过去,隐约瞧见对方身上简便的衣物,再看一眼,登时愣住。那是一张他一直没有忘记的脸,既有些熟悉,又免不了陌生,但他仍然一瞬间就认出来了……眼前清秀的青年,正是当年那个不肯说话的孩子。

    对方忐忑地坐下,好像十分紧张。但无论如何,他看著他的眼神就像看著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这点他不可能错认;明知时日久远,对方忘了他也无可厚非,但他仍然感到一丝恼怒与一种几乎不能用语言形容的情感,似乎心底有一块地方被猫爪轻轻抓挠著,又痒又难耐。

    终於,蒋宁昭开口道:「……你就是宣和。」

    对方小心地点了点头。

    瞧著宣和谨慎的样子,他不由得更加恼怒,数落道:「长相勉强过关,身材太瘦,学历普通……这些姑且不谈,你明知道今天要跟我父母见面,却穿成这副样子就来了,该说你不修边幅还是不懂礼貌。」

    对方一脸略微讶异的神色,但却顺从地听任他的要求。

    後来,蒋宁昭决定再见对方一次。

    第二次见面,他带宣和去了一场音乐会,冷气开得太强,那孩子微微缩著身体,过了半晌,靠在他肩上睡著了。

    蒋宁昭有些好笑又有些愠怒,扶著对方,正想让对方靠著椅背时,宣和却晃了一下,那一瞬间,有什麽柔软的物事陡然碰触到他的脸侧。过了一会,他才意识到,那是宣和的唇。

    这并不是什麽值得在意的大事,但被碰过的地方却热辣辣地灼烫起来,蒋宁昭过了一会,才发现自己的脸上与耳根都被感染了似的热了起来。

    ……这到底是为什麽!

    他恼怒地想著,眼前的青年明明是他照顾过的孩子,年纪也小了他许多,更不要说毫无吸引力的身体与堪堪秀气的脸孔。但他无法忽略的是,心脏跳动的频率竟越来越快,完全不听使唤,他几乎都能听到那种「怦怦、怦怦」的声响。

    蒋宁昭为自己的失常迷惑了一会,完全忽略了台上的演奏……他想了又想,回忆起对方小时候的模样,又注视著现在的青年,两者的影像缓慢但也渐渐重合了;他几乎是有些苦恼地望著对方,许久许久。

    幸而他没耗费太多时间,在对方醒来之前,他终於明白问题的解答。

    宣和醒过来,睡眼惺忪地望向他时,蒋宁昭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就是这个人了。

    《番外完》

    番外就写到这里,谢谢大家的支持。接下来暂时都不会更新,请见谅。_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