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后湮宫 > 正文 完结
    被褥很厚又垫了好几层,我浑身舒畅,顺势滚了两个半,一把抱住了枕头。

    赝狄背对着我,把门闩上。

    屋内光线不暗,几缕阳光洒在他身上,背影欣长,勾勒出结实且完美的身段,叫人移不开视线。

    这个人,

    虽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时间,

    却一直守着尊卑之分,忠心耿耿的,如今这般待我还是第一次。

    怪了,

    莫不是在勾栏里受了刺激?!

    他转身,手环在胸前,

    剑眉蹙着,眉宇间掺杂着忧伤,霸气逼人的脸上,显现出了一种复杂欲言又止的神情,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那个……你不要听小白胡说八道,我不会收虞……”我爬爬爬。

    他闷不吭声的撩起黑袍子,膝盖抵在了床榻上,压住了我的袍子止住了不安分的动作,仰着下巴望着我,目光威慑力极强,那一瞬间,让我觉得他不在是忠心耿耿的赝狄,而是西域之狼。

    而那习武之人的手却顺着自己的前襟缓缓向下,拉开了系在腰间的带子。

    我被他的行动堵得噤声,

    眨了眨眼,抱紧了枕头,直愣愣的望着。

    黑袍子也不知是什么料子做的,比绸缎还要软且亮,还不等熬到腰带抽走,就全松垮垮的了,随着他的动作露出了大片蜜色且平坦的胸膛,里面……居然什么也没穿……

    靠,小白说什么来着,

    赝狄一听我被人虏了,澡洗了一半就披衣出来寻我了。

    看来,是千真万确的啊。

    从小就习武之人就是不一样,这肌肉也好到适中,

    这身材,这线条,妙不可言,腰杆也结实……我视线向下……倏地荡下的黑袍落在他脚边。

    蓦然睁大眼睛,正对上那……很有精神的家伙。

    忙偏头,

    啧,鼻血喷薄而出,

    这大白天的,他怎么就脱得这么彻底。

    这种性骚扰牺牲色相的事,平日里也只有狐狸做得出……黑美人怎么今天也豁出去了。

    感觉手里一空,搂在怀里的枕头就被抽走了。

    我还维持着那个姿势,就被他抚着背搂入了怀里,一股男性特有的阳刚气味迎面而来,身子立马被箍得很紧,紧到像是要被揉入他的肉刻入骨里一般。

    他浑身是那么热,烫得我不敢去触摸……

    “现在是白天。”

    “我若晚一些,你不一样和别人上了床。”

    唔……

    他的大掌滑入了我的前襟里,隔着里衣便一时轻一时重的揉捏了起来。

    这个人,怎么这么讨厌。

    避开他轻咬耳朵的举动,小小挣扎着,想爬离。

    他却压着我,将我的腿禁锢在他两腿间,挣扎却也徒劳,只会将衣袍越掀越高,只觉得风凉飕飕的,大腿一片冰凉。

    好热……

    不只是乱动,使得肌肤摩擦,温度徒增,还是由于腹间那股热流徐徐不散……总之,身上越来越无力。

    他伏在我背上,凑了过来想要吻我,那时不时抵在背臀上的家伙,在他一个动作后,突然滑到了我两腿间,那炙热的温度与那一触觉,像是电流般,让我腿发软,支撑不住,差点瘫倒在被褥上。

    “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唔……信我。”

    他的舌出奇的柔软,手以极霸气的力道执在我的脑后,呼吸徐徐的灼热气体,愈发加深了这个吻,这种雄性动物般的占有,引来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的狂热,他的欲望那么真切,让我有些颤栗。

    吻完了,他才喘着气,断断续续的说,“我信。”

    信……干嘛还这样,

    我只觉得头皮发麻,

    后来什么也来不及想,什么也来不及做。

    我觉得自己像是一团面,

    被他搓软,摊平,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完全没有一点人权啊。

    偶尔也就只能在鼻里哼哼一下。

    哎……

    这个人怎么可以亲那里……唔……

    我浑身无力,脚却被分得更开了,

    原本推拒他的手,竟也不知在什么时候环上了他的脖子,轻抚上他乌黑已披散滑至肩头的长发,不知道是想推开他,还是想把他拉的更近……

    这么狂野的赝狄是我不曾见过的。

    他仰起头,情深似海的望着我,

    也不知从何处掏来的枕头,抬着我的腰,便塞着垫高了身子。那健硕结实的手臂环着我,伏下身来,蹙着眉。

    我身子一震,

    虽然热得有些混乱,但依然能清晰的知道……这家伙准备干什么……

    “……啊,慢一些。”

    ……很涨的感觉,像是被充实了,他的入侵是缓慢且执著的。

    更紧,紧到合为一体。

    他扳开我的腿,屈身挺进,

    脸上一种隐忍,刚毅的脸上涔着汗,格外的性感。

    房间里只能听到彼此纷乱的呼吸,

    “……衣服还没褪。”我忍着,胡乱拉扯着垮在腰间的布料子,他却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

    他直直闯了进来,霸道而不失温柔。

    一记闷挺,让我哼都没了力气。

    他身体微微晃动,十分有节奏的轻轻顶送,

    高涨的情欲随之澎湃而出,我感觉身体涌流出了什么,全身都软了,

    管他什么衣服……没褪……

    现在思绪渐渐飘得很远,体内一阵阵原始的律动,带来了酥麻与快感……就像荡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中,一阵阵暖流袭来,让我有些无措。

    搂着他,不敢松手,

    怕放开了,便会溺死在这一片欲海里。

    呻yi不由自己控制,全数倾泻而出。

    脑子里一片茫然,

    略带疼痛的快感,随着他的动作而送入了身体深处,我已经很倦了……他却像是永远要不够似的。

    享受归享受,思绪也开始飘摇了起来,

    总觉得……这房梁在上方一晃一晃的,床板也吱吱作响。

    看来,明天得叫人来换掉这个旧床了。

    唔……

    赝狄虽没有技巧,在床上也不喜欢说话……

    但耐力却是最持久的。

    唔啊……

    我咬住唇,到底还要多久……这家伙,怎么总要不够……很反常。

    “湮儿……”

    “嗯?”

    “或许他们说得对……”他又一记闷,“只有把你累得再也下不了床,才不会往家里带小爷了。”

    说归说……可身下的动作却一直没停。

    啊……什么?

    tnnd,

    谁说得……唉蚴……您轻一点,不……重一点再快一些。

    “说了半天,你还是不信我。”

    我咬唇,哼了一下,半是呻yi半有些恼意。

    “信。”

    他突然将我往死里顶,收紧手像是要把我搂入被褥里,“所以……帮我生个小赝狄吧。”

    啊,

    谁能告诉我,他这是什么逻辑啊。

    唉呦,我的腰……废了……

    (番外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