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断情结 > 正文 _第25章
    高明,在下有求於您,怎敢说‘绑’字,自然是请您去了。”

    秋叶原道:“哦?如果我不去呢?”

    白净云道:“在下相信秋大夫医者仁心,必不会见死不救。”

    秋叶原皱眉。

    见死不救他确实做不来。但是白净云形迹可疑,当年他叛出西门不知所踪,现在突然出现,难免让人生疑。若是他用强,自己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如果只有自己一人,不管是火坑还是陷阱,大不了就跳一次,总不违背自己救死扶伤的原则。只是现在怀里还有一个菱儿,无论如何不能冒险。

    秋叶原心中犹豫,紧紧抱著孩子,不由十分後悔自己冒冒失失地跑出来。

    白净云又上前一步,只是短短一步,却突然近在眼前,道:“秋大夫,救人如救火。还请秋大夫移步,随在下走一趟。”说著,伸手向秋叶原肩部抓去。

    突然耳侧风起,一道身影快速掠过。

    西门越将秋叶原拉到身旁,道:“我知道今晚月色很好,不过赏月你也不用跑得这麽远。”瞄了瞄他前面後面两个‘包袱’,道:“还带著这麽多东西,真是没有情趣。不知道一壶女儿红就足够了麽。”说著真从怀里掏出一坛酒,在他面前晃了晃。

    嘲笑的话语虽然还是有些刺耳,却奇异地让秋叶原安下心。他微微红了脸,有些尴尬地道:“我、我……”

    西门越点点头,道:“我明白了,你比较喜欢夜半无人时在这种荒郊野外赏月。秋大夫不愧是神医,连雅兴都与众不同。”

    秋叶原立时瞪大眼睛,两颊通红,刚才的感激之情顷刻间不翼而飞。

    “你也不看看时候,就不能正经点吗!?”

    西门越笑道:“本座一向是再正经不过的人,不然你问问他,我可曾做过什麽不正经的事?”说著淡淡向白净云扫去。

    白净云此时的脸色便像他的名字一般,几近透明。他一拱手,恭敬地道:“西门门主。”

    西门越微微一笑,道:“净云,本座的话你还没告诉他呢。”

    白净云对秋叶原道:“西门门主一向光明磊落,行事稳重,白某在西门门下一十三年,从未见门主做过不正经的事。”

    西门越摸摸秋叶原的头发,道:“你听见了?唉!可惜人心难测,纵使自己光明磊落,问心无愧,可是人心思变,却是防不胜防。”

    白净云面无表情,双目低垂,身侧长袖似乎被夏风吹拂,微微颤动。

    09

    秋叶原见二人之间波涛暗涌,默不出声。

    当年西门第一武将白净云叛离天门,事情闹得很大,天门里无人不知。就是秋叶原这样少问世事的人也知道一二。

    不过详情到底如何,旁人却无从知晓。白净云离开天门後杳无音信,本来其他三位门主力主严惩叛徒,却被西门越压了下来,最後不了了之。

    西门越道:“净云,你来的够久了,也该回去了。”

    白净云道:“门主,在下是来请秋大夫去看病的。”

    西门越道:“瑞王手下能人无数,看病也不用千里迢迢找来这里吧?”

    白净云咬牙道:“实不相瞒,瑞王的病只有秋大夫才能医治,还请西门门主开恩,让秋大夫与在下走一趟。”

    西门越沈吟道:“净云,你是在求我麽?”

    秋叶原注意到他这句话用的是“我”而不是“本座”。

    白净云轻颤,道:“是。”

    西门越默默看了他半晌,突然转头对秋叶原微微一笑:“秋大夫,本座就陪你一块去给他家王爷看看病好了。”

    瑞王爷一行人就临时落脚在浏阳城的岭镇。白净云早已准备好了马匹,秋叶原与西门越一骑,天色将明时来到了那里。

    白净云将他们安排好,午时过後带秋叶原去给瑞王爷看病。

    秋叶原回来的时候已是傍晚,西门越正抱著菱儿在院子里闲溜达。瑞王府的人对天门门主自然是尊敬有加,不敢造次,都在院外守候。

    西门越看见他回来,拉起菱儿的小手冲他打招呼。

    秋叶原诧异,怎麽才不过半日,他就和孩子混得这麽熟了?

    二人走进屋里,西门越将孩子交给他,又递过装奶的羊皮袋,道:“他们一时找不到奶娘,只好送来鲜奶将就了。我刚才喂她,她可是一点面子也不给。”

    秋叶原抱抱小宝贝,给她喂奶,只是脸色不好,眉间阴云缭绕。

    西门越道:“瑞王府里的人还算懂礼数,白净云也是个明事理的人,瑞王爷中的毒你治得了就治,治不了他们也不会为难你。”

    秋叶原奇道:“你怎知道他是中了毒?”

    西门越道:“瑞王武艺极高,所修习的《昊天经》已到第七重,寻常的疾病岂会找上他?这般劳师动众地跑到这里来找你,自然是中了毒。”

    秋叶原道:“你说得对。他确实是中了毒。”

    西门越见他神色,问道:“他中了什麽毒?难道你也不能解吗?”

    秋叶原道:“他中的是灵隐谷的毒,我也不是不能解,只是麻烦点。”

    西门越有些惊异:“灵隐谷?”

    武林中势力最大最强,也最光明正大的,无疑就是四天门。而论武功最强最邪,也最肆无忌惮的,则是神冥教。可是若说最神秘,最淡泊,也最高深莫测的,就是灵隐谷。

    灵隐谷成立至今也有两三百年,历史不在天门之下,但是江湖上却甚少有人提及,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个门派。灵隐谷的人神秘莫测,极少走动江湖。他们的武功如何,很少有人知道,但是他们的医术冠绝天下,却是毋庸置疑的。

    秋叶原的祖师药石散人,据说便是出自灵隐谷,因而也算有些渊源。灵隐谷鲜少踏足江湖,此次瑞王中毒,不知有何内情。

    秋叶原不想再提这件事,突然转移话题,问道:“你和白将军好像交情不错啊。”

    西门越啼笑皆非:“你觉得我们交情不错?”

    秋叶原咳嗽一声,一边喂菱儿,一边佯作无事地道:“听说他当年叛出西门,对你打击很大,不过今日看来,果然是以讹传讹了。”

    西门越一手支著下巴,盯著他道:“你到底想问什麽?”

    秋叶原对他的态度十分不满,脱口而出:“我看你们俩的关系不一般!”

    其实昨夜他就觉得他二人之间怪怪的,那种气氛旁人插不进去。这种感觉实在糟糕。那个白净云容貌清隽,气质不凡,和西门越相处了十来年,若说他们二人之间没什麽,他绝对不相信。

    秋叶原没有发现,自己的想法已经不知不觉脱离了世俗,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个男人之间有什麽这种想法本身就是很诡异。

    他脱口说出心里话,自己也吓了一跳,手一抖,羊奶从奶袋里撒了出来。

    西门越深深盯著他,似笑非笑地道:“那你觉得我们是什麽关系?”

    “我怎麽知道!”秋叶原支吾两声,终於恼羞成怒,一甩袖子,抱起孩子冲进了内室。

    西门越不紧不慢地跟了进来,秋叶原刚把吃饱了在打盹的菱儿安置好,转身看见他,沈下脸来:“你进来干什麽?”

    西门越打个哈欠,懒洋洋地道:“这麽晚了,当然是要休息了。”

    秋叶原吓了一跳:“你、你要在这里休息?”

    西门越走到床边坐下,一边解衣,一边道:“不在这里在哪里?你看见那个姓白的给我准备其他的房间了吗?”

    秋叶原局促不安。白净云确实只给他们安排了这个院落,而这里也只有这麽一间卧房。

    “我、我去找他,让他给我和菱儿再找一个房间。”

    “算了吧。”西门越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圈在胸前,笑道:“他们一行人匆匆忙忙赶来这里找你求医,能在这麽偏僻的一个小镇上找到这样规模的落脚之处就不错了。他们上下这麽多人,哪里有那麽多房间让你住。”

    秋叶原尴尬地挣扎两下,瞪著他没有说话。

    西门越微微一笑,将他圈得更紧,低声暧昧道:“这几日恐怕就有劳秋神医与本座同宿了。”

    秋叶原低下头,西门越正想继续调侃他,突然颈边一麻,浑身僵直,再不能动。抬起眼来,只见秋叶原手里握著一枚银针,正得意洋洋地看著他。

    10

    西门越苦笑:“秋大夫好厉害,一针就让本座动也不能动了。”

    秋叶原道:“让你动还得了,谁知道你会做出什麽事来。”

    “哦?我会做出什麽事来?”

    秋叶原红了脸,瞪了他半晌,道:“总之不是好事。”

    西门越微微一笑,道:“你若是觉得以前我欺负了你,你现在欺负回来就好。”

    秋叶原羞恼道:“你当我是白痴吗!?”

    西门越斜著眉,慢悠悠地道:“秋神医,不是本座没有提醒你,你这样可以欺负本座的机会可是少之又少,这次之後,基本上你这辈子是无望了。何不趁此时此刻本座受制於你,赶紧将失去的都找回来?不然以後可後悔莫及啦!”

    秋叶原哼了一声,道:“我既然能制住你第一次,自然也能制住你第二次。”

    话虽然这麽说,秋叶原本来确实打算借此机会捉弄捉弄西门越,就算捉弄不成,也要吓唬吓唬他,让他以後对自己有所顾忌,不敢再那般嚣张。

    可是此刻听了他的话,反而打不定主意,不知他这样怂恿自己是何用意,缩手缩脚地不敢动手了。

    西门越道:“你用药制住我,万一瑞王的人对你不利怎麽办?”

    秋叶原不屑地说:“他们只会对你不利,对我可不会,他们还求著我呢。再说,我堂堂的一个神医,难道连点防身的本事都没有麽?你也忒小看我了。”

    说完,也不再理他,把他搬到一边的椅子上,自顾自地宽了衣服,上床抱著菱儿,慢慢睡了过去。

    秋叶原遇到西门越前,在江湖上不仅是大名鼎鼎的玉面神医,在天门里也是人人尊敬的了不起的人物,自然有自己的气度和魄力。只是不知道为什麽,一见到西门越,这培养多年的沈稳与老练就全部烟消云散,好似雾气遇到烈火,霎时间被烤成了缕缕白烟,不见踪迹。此时见西门越受困於自己,秋叶原终於有了扬眉吐气之感。

    少了提心吊胆的忧患,秋叶原心里异常的踏实,连身在别人的地盘上是祸是福都抛之脑後了,兼之奔波多时,确实有些疲惫,因而这一觉睡得分外香甜。

    半夜里睡意沈沈之中,忽然觉得身上一会儿热,一会儿冷。

    入秋後山里的天气本就变的早,气候寒凉。秋叶原迷迷瞪瞪地伸手去抓被子,抓了两下没有抓著,身上却慢慢暖和起来了,便安心的继续睡。自己模模糊糊地还在想,这被子真是暖和,就是有点重,还动来动去的。

    又睡了一会儿,却渐渐觉得不对起来。

    秋叶原猛地睁开眼,差点尖叫出声。

    “嘘──”西门越飞快地堵住他的嘴,小声道:“小心吵醒孩子。”

    秋叶原闻言,立刻将飞到天边去的理智生生拉了回来。

    “你在做什麽!?”秋叶原几乎咬牙切齿地道。

    “咦,我在做什麽你看不出来麽?”西门越大是奇怪,好像以为他看不清似的,微微侧过身子,让月光从窗棂里透进来,映出床上的风景。

    此刻,秋叶原的脸色已经不是一个‘红’字可以形容了,简直让人怀疑,如果这世上有人会因为羞愤至极导致脑冲血而亡,那此人非秋叶原莫属!

    当秋叶原看清自己衣衫尽褪,四肢大张地被绑在床棂上的模样,差点吐血。再看到西门越居高临下,竟然悠悠然地伸出手来戏谑(原谅小秋秋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词了~~)、戏谑自己的茱萸……

    天!

    秋叶原简直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11

    “西、西门越、西门、越,你、你……”秋叶原怒极,也害怕之极,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

    “叫我云溪。”西门越急促地滚弄著他柔嫩的茱萸,忽然在乳尖上轻轻一弹,秋叶原立刻“啊”了一声,紧绷起身子,小小的蓓蕾挺得坚硬。

    “西门越……”这一声里已夹杂一丝焦急与哽咽。

    西门越低下头,一口吻住他慌张的小嘴。霸道的舌头溜了进去,带著狂野的欲望和醉人的温柔,芳甜满口,一点一点驱逐出那人心底的不安。

    “呃……”秋叶原不自觉地呻yi出声。

    西门越轻轻一笑,在他耳畔低语:“其实你很喜欢的麽。”

    秋叶原涨红了脸,气息粗喘。

    西门越手里拿出一个酒瓶,轻声道:“上好女儿红,本欲与你同享。现在虽然过了十五,不过仍不算晚。”说著咬掉瓶塞,仰首倒了一口,慢慢伏下身子,以口相就,喂入秋叶原嘴中。

    二人辗转xi吮。秋叶原怎是西门越的对手,立时丢盔弃甲,头昏目眩了。

    西门越扣住了他的大腿根部,不怀好意地轻刮著那内侧柔嫩的肌肤,带来阵阵酥麻之感。

    “放、放手……”秋叶原感觉他的手指越来越不安分,不安地呢喃,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忽然握住自己分身的手吓得倒抽了一口气,睁大眼叫道:“西门越!?”

    “我说了,叫我云溪。”西门越一边说,一边熟练地套弄他的欲望。粗糙的手指恣意揉搓著他的分身,感受它的渐渐抬头。

    秋叶原快要哭了。他这辈子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想让西门越住手,但不知为何却张不开口,只能泪眼汪汪地望著他,眼神里充满指责与祈怜。

    这种表情在西门越眼里实在太有诱惑力了,如同一只落入敌手的小兔子,正在可怜兮兮地哀求著狮子的饶恕。

    西门越感觉自己早已挺立的分身更加肿胀起来,他原本紧扣著秋叶原腰身的手滑向他隐秘的入口,灵巧地钻入那禁忌之地。

    “呜呜,西门、越……”秋叶原终於呜咽出声。

    “嘘……”西门越再含了一口酒,喂入秋叶原口中。一点一点,让酒精在二人身上发酵。手指却还不忘在他紧致的体内上下跳动,令他前面的欲望更加硬挺。

    秋叶原无法克制地扭动著下体,与西门越相互摩挲,引发最深处的欲望。

    “西门……”

    “是云溪。”西门越耐心地再次提醒,用力握住他的分身,制止他即将喷薄而出的欲望。

    秋叶原实在受不了了,支离破碎地唤道:“云溪,云溪……”

    西门越轻笑出声,在他敏感的欲望顶端轻轻刮弄,终於在最後一刻,让他释放出来。

    “唔……”秋叶原松了一口气,身体还未完全软下来,却忽然被刺入体内的两根手指再次刺激起来。

    “呜呜……不要,云溪,停下来……”秋叶原浑身颤抖,因为日晒赶路而微微黝黑的皮肤染上情欲的颜色,夺人心魄。

    西门越将酒淋洒在秋叶原胸膛之上,低下头在他身上xi吮,咬住他的红蕾,引起秋叶原急剧的喘息。另一只手指在他体内大力拓展著,挤压按摩敏感的内壁。

    好热!好热……

    秋叶原觉得自己全身都快燃烧起来了,心底有一种疯狂而饥渴的欲望缓缓窜上,随著西门越的手在全身游走。这种感觉实在太陌生,太可怕了,秋叶原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抖,喉咙深处发出陌生的喘息。

    “小原,这次看你往哪儿跑……”西门越再也忍耐不住,猛地撤出手,抬起他不著寸缕的腰肢,一用力挺进了他的体内。

    “啊──”秋叶原惊呼出声。巨大骇然的侵袭远远超过他的想象。虽然经过充分的前戏,仍然让他无法抑制的抽cu起来。

    “痛……好痛──”秋叶原哀叫出来,忍不住心中大骂,至少给他用点药膏什麽的啊……

    西门越微微有些抱歉。他实在迫不及待,应该再小心一点就好了。不过他的动作已极尽温柔,秋叶原除了初时的不适,并没有那麽难以忍受。何况秋叶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脆弱。他是个医者,十分了解人体结构,虽然知道同xi交有违阴阳之术,但并非不能得到胶合的快乐。他极力放松了自己的后xu,承受著西门越的越来越猛烈的攻击。

    也许是醉人的酒劲,也许是炙热的欲火,秋叶原逐渐陷入极痛与极乐的欲望之中。

    不知何时,束缚他四肢的绳索已经被西门越解开,秋叶原根本没有注意,只是本能的蜷缩起身体。西门越将他的腿折起,激烈地律动。

    “别、别……我受不了了……”秋叶原急促的喘息著,呻yi著。

    西门越握住他充血的分身,熟练的套弄著,丝毫不肯停下自己的攻势。

    秋叶原陷入不可自拔的昏眩之中,忍不住啜泣起来,迎上去紧紧攀住西门越的臂膀,却又不甘心地狠狠在他豹子一般矫捷的身躯上留下一道道抓痕。

    该死的西门越,早晚有一天跑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去……

    这是秋叶原在理智即将燃烧殆尽之前最後一个念头。

    12

    孩子特有的、哼哼唧唧的声音将秋叶原从沈睡中唤醒。

    疲惫地睁开眼,空荡荡的大床上只有他一个人,菱儿好像已经吃饱了,小嘴边上还沾著奶渍,满足地闭著眼,小手在空中咿呀地挥著。

    秋叶原一时地迷惑。

    嗯?我在哪里?

    他趴在床上,动动身体,酸涩疲软的感觉立刻侵袭全身。

    秋叶原脸色一僵,昨夜的回忆立刻汹涌而至。腾地一下撑起身子,又重重的跌了下去。

    腰……

    秋叶原痛得直咧嘴。

    菱儿被他落下时床榻的震动惊醒,咿呀地睁开眼,黑葡萄似的眼珠子转了几转,盯著他直看。

    秋叶原这才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身上只盖了一床棉被。

    明知道菱儿还是个婴孩,什麽也不懂,却还是忍不住涨红了脸。

    秋叶原在床边看见自己的衣物,整整齐齐的放著,不由冷哼了一声。

    检查了一下自己,基本已经收拾干净,只是纵欲後的遗症仍然比较明显。

    秋叶原慢吞吞地爬起身,慢吞吞地给自己上了些药,慢吞吞地穿好衣服,慢吞吞的下地,然後……找不到那名罪大恶极的家夥。

    秋叶原抱著菱儿晃晃悠悠来到外屋,桌上放著午膳。看看日头,原来早已日上三竿。

    秋叶原饥肠辘辘,坐下来就开始大吃大喝。

    瑞王的手下很是周到,送来的食物很合胃口,秋叶原吃得不亦乐乎,连那个人跨入屋里都没注意到。

    “好吃吗?”

    “噗!咳咳……咳咳咳……”秋叶原正吃到一半,猝不及防,被眼前人吓了一跳,本想跳起来大骂,却一口没咽下去,把自己呛个半死。

    西门越倒杯茶送到他口边,轻柔地拍著他的背,‘深情款款’地道:“瞧你,饭都不会吃!”

    “你、你、你……”秋叶原被他肉麻得浑身打颤,原本的愤怒已经升级到不知所云的地步。

    西门越‘笑容可掬’地望著他,道:“再吃点。昨夜太辛劳了,今儿个可要好好补补。”

    秋叶原一口气没上来,差点晕过去,不过想到在这家夥面前晕倒可能带来的後果,硬生生又逼自己清醒过来。

    “你、你、你……”可惜他‘你’了半天,还是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西门越一直笑笑地望著他。秋叶原最後一咬牙,一拍桌,叫道:“姓西的,你欺人太甚!我绝不原谅你!”

    “那就不要原谅好了。”西门越耸耸肩,懒洋洋地道:“反正我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也该换你惦记惦记我了。还有,我姓西门,不姓西。”

    秋叶原脸涨得通红,小嘴张得溜圆。

    西门越觉得他这个样子简直太可爱,忍不住再次色心大起。不过念在他昨夜已被自己辛苦一晚,想了想还是作罢。

    “你、你喜欢、喜欢我?你、你在胡说八道什麽……”秋叶原震惊,同时也为心底里涌上的喜悦感到恐慌。

    西门越一挑眉,故作惊奇地道:“我喜欢你,你不知道吗?”

    秋叶原呆呆地摇了摇头。

    西门越点头道:“那正好,现在我告诉你,我喜欢你。而你也喜欢我,我们两情相悦,最般配不过了。”

    秋叶原脑子都糊涂了。这个昨天把自己吃的连骨头也不剩的家夥,怎麽能这麽恬不知耻地说出这种话。还说什麽他喜欢我,我喜欢他的……

    “等等,谁说我喜欢你了?我一点都不喜欢你!一点也不!”秋叶原大声道。

    西门越笑笑没有说话,只是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紧紧地盯著他。

    秋叶原不知为何觉得有些心虚。为了坚定自己的信心,又重重点点头,补充一句:“一点也不!”

    西门越忽然伸手把他抱住,大笑道:“小原,你真是太可爱了!”

    “你、你做什麽!放开、放开!”秋叶原面红耳赤,可是怎麽也掰不开西门越的大手。

    “小原,你知道吗?自从在总舵,你把药碗摔到我面前,恶狠狠地叫我吃药开始,我就已经喜欢上你了。”

    突然听到西门越的告白,秋叶原怔愣,不能自已地浑身发烫。

    西门越咬著他的耳垂,轻笑道:“你也早已喜欢上我了,对不对。”

    秋叶原心中委屈。红著脸红著眼眶,胸口急喘,可那声‘不对’憋了半天,就是说不出来。最後咬著下唇恨恨道:“臭美!你等著,下次一定跑到你找不到的地方去。”

    西门越大笑:“躲有什麽用。无论你在哪儿我都能找到。”

    秋叶原不肯承认心底的甜蜜与喜悦,不服气地撅撅嘴,暗下决心:等解了瑞王的毒我就跑,看你怎麽找!

    西门越则盯著秋叶原的神色,暗笑:叫你嘴硬,有种你就跑!天下没有我找不到的地方,我看你往哪儿跑!

    小菱儿可不知道这对欢喜冤家肚子里转的花花肠子。大眼睛在二人之间转来转去,见他们吵吵半天,忽然嘴对嘴地啃起来……

    她无聊地打了个哈欠,小肚子早上已被西门越喂饱,此时热闹也看够了,於是幸福地闭上眼,满足地进入了梦乡。

    ──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