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仙侠小说 > 姐夫宠+番外 > 正文 _第47章
    了一口气,赶紧又追了上去。他们兄弟俩的情意,冬奴也是在懂得了男女欢爱之后才渐渐发现的,发现的时候,他直拍脑门子,那时候石坚正在烛火底下擦拭他的宝剑,看见了赶紧跑过去抱住他,着急地问:“宝贝这是怎么了?”

    冬奴“啧啧啧”地叹了口气,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千防万防,家贼难防啊……我以为我很聪明呢,这么多年了,我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然后他就把关信和关槐两兄弟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男人就笑了出来,说:“那你那成语用的也不是地方吧,叫你多读些书,你还不愿意?”

    冬奴微微红了脸,说:“意思对就行了,哪那么多文邹邹的。”

    “不过……”男人突然露出了一丝暧昧的笑意,抱着他说:“你以前总顾忌咱们的关系,这回好了吧,他们可是比咱们关系近呢,亲兄弟……”

    冬奴闹了个大红脸,一把将男人推了出去,骂道:“臭流氓,就想些有的没的。”

    石坚就瞧着他笑了起来,走到灯下继续擦试自己的剑,把剑擦的精光闪闪,眼看着要睡了的时候,冬奴忽然穿好了衣裳,猫着腰要往外头去,石坚一把拉住他,问:“都这时候你还要去哪儿?”

    冬奴有点不好意思,说:“我……我出去散散步,你先睡吧。”

    石坚哪会放过他,俗话说男人三十也是如狼似虎的年纪,石坚又天赋异禀,哪天不折腾几回能够睡得着。冬奴瞧出了他眼里的情欲味道,自己也讪了起来,说:“我又不是不回来……”

    “那你说实施,要去哪?”

    冬奴支支吾吾了半天,石坚才算听清楚了他的话,愣了一下,说:“你要去他们兄弟那儿听墙根?”

    “什么听墙根,你说话能不能不这样难听啊?”冬奴红了脸,说:“我好奇……想知道他们谁做男谁做女的……”

    关信关槐他们两兄弟,可不像他跟他姐夫这样攻受分明,他一看就是被压的那一个,关槐虽然年纪大吧,可是平时里木讷老实,不像关信能说会道,办事也利索,他总觉得关槐这个大哥老师被“欺负”的那一个,可是有时候他看关信那个别扭样儿,又觉得关信像,他自从知道了他们两兄弟的事情之后就一直好奇了,虽然觉得怪难为情的,但是好奇心这东西吧,你越抵制反倒越难耐,他就有些忍不住了,男人听了就笑了出来,说:“不用去了,我告诉你,关信才是被压的那一个。”

    冬奴有些吃惊,急忙问:“你怎么知道?你听谁说的?你看见了?!”

    石坚一把将他抱起来扔到床上,说:“明眼人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我怎么没看出来啊?”

    石坚就不再说话了,一心一意地吃起豆腐来,色情着说道:“想着别人做什么,咱们两个还忙不过来呢……”

    冬奴蹬抓了几下就老实了,男人掌握了他全身的敏感点,不几下就把他收拾老实了,他低声地喘,轻轻地吟,说:“真是个粗人,成日里只知道那种事……”

    “你不喜欢?”

    冬奴羞得满脸通红,说:“谁像你呢……哎哟……你别咬,我还见不见人了,唔……”

    冬奴得了情爱的滋润,床上越发的媚起来,石坚常常骂他狐狸精,要吸干了他才罢休,不过他这话没什么说服力,因为他每次一骂,冬奴就扭动着辩驳说:“你冤枉人,是谁整天想这些不要脸的新花样儿的!”

    石坚想着还要试个新姿势呢,就厚着脸皮笑了出来,说:“是我是我,狐狸身上死,做鬼也风流……”

    第九章  独占

    秋天来的时候,冬奴起身前往京都,随行的除了石坚,就只带了关信关槐兄弟两个和三四个打杂的小厮。他们此行走的并不快,几乎是走走停停,顺便也领略了这沿路的美景。秋末的时候,他们路过了一个小村庄,遇见了一户农家正在娶亲。冬奴还未见过普通农家娶亲的阵仗,觉得很新鲜,非要下车去看。石坚拗不过他,只好陪着他去看,走近了才发现按送亲的队伍里头有一个人居然是认识的,竟然是明睐,而那个新娘子,竟然就是明歌。

    这样子一来他们两个就不好意思再去凑热闹了,冬奴讪讪的,到底是旧情敌相见,拉住男人的手说:“咱还是别去了,我以前还欺负过他们姐弟俩呢。”

    石坚笑了出来眯着眼往人群里头瞧了一眼,故意逗他说:“明睐真是越长越俊俏了,眉眼多像你。”

    冬奴皱着眉头看了一眼,“且”了一声说:“哪像了,花红柳绿的,穿的那么俗气。”他说罢就生气地拉着男人往外头走,说:“别看了别看了,再看把你眼珠子给你抠出来!”

    石坚爱极了他那吃醋的模样,煞有其事地说:“看到他们姐弟俩,我倒想起戚绘来了,他被你赶出去之后,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

    从前石府里头养着的那几个,冬奴最忌讳的就是戚绘了,明睐明月他们他知道只是在石府里头住着,石坚也没跟他们怎么样过,可是那个戚绘可就不一样了,那可是在他之前就跟着石坚两三年的人了,虽然石坚一直标榜说他跟戚绘虽然说有过接触,也是点到即止的,并没有发生实际的关系,可他可不怎么相信,心想就凭男人那一肚子男盗女娼,要他守身如玉根本就不可能。他一把甩开了男人的手,冷嘲热讽地说:“明睐都越长越俊俏了,那个戚绘还错的了,现在估计天仙一样的了呢,你还跟着我去什么京城,去找你的小美人去吧!”

    石坚忍俊不禁,问:“吃醋了?”

    冬奴眉眼间微微一动,嘴角却冒出了一丝流光,雪白的牙齿微微露出来,说:“我吃什么醋,你以为我离了你就不能活了,离了你,喜欢我的大把大把呢。”

    这句话却叫石坚脸上没了笑容,他也装作没看见,径直地往前走去,石坚在原地站了一会,立即就追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喝道:“你敢。”

    “我怎么不敢。你有美男子上赶着往上贴,我这张皮囊也不赖,又年轻,男的女的都会喜欢吧?以后可以你玩你的,我耍我的。”

    冬奴也不在意,挣开了自己的胳膊,得意洋洋地上了马车。过了好一会儿男人才上来,马车咕噜咕噜地往前走,冬奴往软榻上一躺,说:“也不知道明大哥怎么样了,听说他现在在景怀宫陪着刘弗陵呢。也不知道那个刘弗陵见了我还有没有想法。”

    男人脸色沉沉的。说实话,他跟冬奴两个,还是他担心冬奴更多一点,他爱冬奴爱的那么深,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可是冬奴对他始终是淡淡的不怎么热情,他虽然也知道冬奴自幼养尊处优,已经养成了高高在上的性子,要他热情地承认爱一个人不容易,可是心里头总还是有些不平衡,总想着听冬奴亲口说几声爱他。

    石坚跟冬奴两个,其实从一开始认识到后来两情相悦,石坚都是那个在感情上比较卑微的一个。他将冬奴捧在手心里头,恨不得天天说爱他才能释放自己内心的渴慕与爱恋,也正是因为他这火一样的激情,冬奴反倒收敛了自己的感情,也只有在欢爱的时候,才会变了一个人似的,腰肢扭的欢,声儿叫的浪,要多爱他有多爱他。

    冬奴是上天派来收拾他的妖孽,给他无尽欢愉,也给他无尽忐忑。石坚活了几十年,还从没有为一个人如此紧张在意过。马车缓缓地往前走,冬奴躺在那里都要睡着了,忽然听男人咬牙切齿地说:“你要敢背叛我,我就扒了你的皮,活活xx……”

    他恍然惊醒,一下子就红了脸,语气却还是鄙夷的,说:“你就会这个……”

    “我不是玩笑话,阿奴,你敢喜欢旁的人,你喜欢谁我杀了谁。”

    冬奴听了,嘴角微微提了起来,“哼”了一声,挪了挪身子,枕到了男人的下体上,强硬地拉过男人的手握在手中,忍不住笑了出来,说:“你不是很有本事么,怎么,也会怕了?”

    男人沉沉地看着他,忽然翻过他的身子,对着他的屁股就是“啪啪”两巴掌。那力气也太大了,打的他屁股火辣辣地疼,他身子弹了一下,就又被男人按了下去,不由得又羞又恼,吼道:“石坚,你干什么打我?!”

    男人恶狠狠地看着他,说:“叫你长长记性,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冬奴立马不干了,使劲扭着自己的身子想要挣扎出来,谁知道他只扭动了几下就老实了,因为碰触到了一个又热又硬的东西,他脸上又热又红,骂道:“你……你个老yi棍!”

    男人的胯下已经直直地挺了起来,就顶在他的小腹上,那原本放在他臀上的大手也不老实起来,揉揉这里,捏捏那里,捏的他心猿意马,气都有些喘不过来了,车里头瞬间变的又热又燥,身上也泛起了潮sh的温热。男人贴着他的耳垂子低笑出声,说:“治你的法子我可有千千万万种。”

    冬奴压低了声音,按住男人往他裤腰里伸的手,说:“你疯了,这是在马车上……”

    “马车上怎么了,咱们轻一点,你咬着衣裳别叫出来,他们听不见……”

    冬奴死活不干,觉得太丢人了,可是他拼不过男人的力气,几个回合下来,男人就扯掉了他的衣袍,那骇人的巨茎弹跳出来,正打在他的脸上,又不怀好意地拿巨大的鬼头去磨他的嘴唇。他一下子哑了炮,脑子里头轰隆隆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只看着那个曾叫他欲生欲死的东西咽了口唾沫。

    他也不是什么三贞九烈的人,又是贪欲的年纪儿,何况马车上偷情确实刺激,磨蹭了那么两下子,就由着男人折腾去了。男人抱着他轻轻地磨,他捂着自己的嘴,眼睛里都冒出水来了,可是他下头流的水更厉害,“噗嗤噗嗤”地响,他上头还能捂着不叫出来,下头可是一点法子也没有了,又羞耻,又觉得刺激,脆弱的肠bi被那超出常人的巨茎撑得没有一丝缝隙,每次的摩擦都叫他爽上天,他照着男人的肩头就咬了上去,咬得男人像嗜血的野兽,ca的他只有吸的气儿没有出的气儿了,他爱死了他姐夫狠狠爱他的模样,就凑上去去吮吸男人下巴上的汗水。

    一番折腾下来,男人噙着他的乳珠嗜咬,恶狠狠地说:“下次再惹我,就再马上办了你。”

    冬奴趴在软榻上直哼哼,有气无力却还是不服软,说:“你等着瞧,此仇不报非君子!”

    他想着,等他到了京城,就凭着他燕少爷的美名,到时候想勾引多少良家妇女勾引不过来,到时候气死这个臭男人。

    可惜他如意算盘落了空,这一趟去京城,石坚说万事都随着冬奴的意思,只有一样,不准再暴露他的身份,不准再以燕府公子的身份招摇。

    石坚是有他的考虑。其实冬奴刚活过来的时候,他也曾经想过让冬奴恢复他燕家继承人的身份,可是后来他顾虑重重,还是决定让冬奴就此改头换面的生活。原因有两个,第一,冬奴如果恢复了身份,那就是京都燕氏的子孙,身份尊贵自不用说,又是他名义上的小舅子,这样显赫又敏感的身份做了他的娈宠,普天下的流言蜚语用脚趾头想想就知道不会少,冬奴性子那么傲,难保他听多不会后悔跟着他,这对他们两个都不是好事;第二,燕家的小少爷素以美貌之名闻名于世,且不说他当年在京都无人能比的盛名,就单是刘弗陵曾执意召他入宫这一件事,就足以引得这天底下爱好男风的人垂涎好奇,石坚纵然自信满满,也担心这天底下优秀的人物多了,保不齐会出来一个比他还出色的追随者,把他给比了下去。他可不愿意做一个被冬奴抛弃的可怜男人,无论何时何地,他都得保证在冬奴这辈子见到的男人里头,他必须是最出色的一个。

    第十章  圆满

    他们到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年的春天,京都风华依旧,只是已经物是人非。

    冬奴第一个去见的,就是明石。

    刘弗陵被逼退位以后,就住在京郊的景怀宫里头。景怀宫是外头的行宫,原来是开祖皇帝为了心爱的宠妃窦氏所建,后来窦氏仙逝,便逐渐地被荒芜掉了,如今又重新休整了,供刘弗陵居住。冬奴听说,当初刘弗陵退位,新帝继位,本来是给当初所有蒙受冤屈的臣子都恢复了官职的,可是这么多的臣子里头却惟独没有包括明石。明石的爷爷,前丞相明正曾亲自去找新帝请求,却无功而返,有人传言说,是废帝刘弗陵不愿放明石离开,而且将明石留在身边,也是他当初同意退位的原因之一,也有人说,其实是明石自己不愿意离开,他甘愿陪着刘弗陵去了景怀宫幽居。

    可是冬奴更愿意相信第一个,他不信他的明大哥,拥有那么强大抱负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愿意留在一个行宫里头过一辈子,况且他当初入宫做了刘弗陵的娈宠,多半也是刘弗陵强逼的结果。

    石坚却不这么觉得,只说:“感情的事情,也很难说,感情也是能睡出来的。”

    冬奴被他说的哑口无言,有他姐姐燕双飞和孙达的事情在眼前摆着,男人说这句话确实也并非没有道理。可是现在说的可是他最敬重的明大哥,他白了一眼,将袍子撩起来,便要爬到树上去。石坚拉住他,笑着问:“既然来了,为何不从大门光明正大的进去,你还真喜欢做些偷偷摸摸的事儿?”

    “我先看看情况,你托着我些。”

    男人笑着摇摇头,心里想这样也好,他也不愿意冬奴冒然进去,再勾引起那个刘弗陵的兴致来。这满京都的人都以为燕家的小少爷已经死了,或许那个刘弗陵也是这样认为,这才收了心,一心一意地对待明石,冬奴如果突然进去,或许对里头的两位也不是什么好事。只是他贼心不改,托着少年的臀上去的时候,忍不住又心猿意马地摸了一把,心想这男孩子平日里也不怎么动弹,屁股怎么就这么圆润挺翘,摸起来软软的,掰开了干更是色情蚀骨,几乎能将人整个儿都融化在里头。冬奴“啧”一声低下头来,恶狠狠地说:“老实点!”

    石坚只好收了心神,将少年托了上去。冬奴好多年不爬树,竟然有些生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每日晚上被男人纠缠的缘故,爬到树杈上的时候累的他直喘气,体力大不如前。他坐在树枝上喘了一会儿,才悄悄地往景怀宫里头看去,只见里头静悄悄的,已经是初春季节,树叶并不浓密,可是那宫里头的梨花却开的很好,雪白的一片,梨花掩映的白里,只见一个人身着白色的衫子,正在那里收集梨花瓣上的露水,仿佛不像是人间的人。

    冬奴一看见明石,过去的种种便全都浮现出来了,经历过生死的人了,再次见到故人,便连过去的往事都想起来了,心里头便酸酸沉沉的,说不出话来。过了不一会儿,他就见又走来一个人,那人抱着一个坛子,笑盈盈地对明石说着话。冬奴几乎认不出来那个人就是刘弗陵了,他模样变了许多,如今没有了华服贵衣,看起来整个人也正派了许多,他本就是生的很俊秀的男子,如今和明石站在一块,两个美男子,也是很般配的一对。那院子里头并没有什么宫女太监,就只有他们两个,明石将采集的露水全都倒进了刘弗陵抱的坛子里头,笑容云淡风清,依旧是当年那个白衣胜雪的明石公子。

    冬奴如今自己已经知晓了情爱,明石的神采有没有爱,他也看的出来。只是他不知道,明石与刘弗陵两个之间,又是怎样的爱情故事,或许并不如他跟他姐夫两个的火热纯粹,或许也是虐恋情深,但这样淡淡的爱情,或许也足以叫他们携手走完一生。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有些失落,有些欢喜,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他们都是经历过大起大落的人,鬼门关上都走过一趟,也都从天堂堕入过地狱,能有这样的结局,或许也是很好的了吧。

    他抿了抿嘴唇,心想对于他的明大哥来说,不知道他在这世界上还活着,或许更好吧。就这样让他,安安静静地活下去。温柔乡英雄冢,可这一生雄心壮志虽然不能实现,能得到这样温柔的爱情,也算很值得。他对于他们,已经是死掉的人了,尽管也牵挂羁绊,终究是再不相干。

    他就从树上爬了下去,一下子跌落到石坚的怀里面。石坚笑盈盈地看着他,问:“怎么这么不高兴,看到什么了?”

    冬奴默默的,心情不是很好,说:“什么也没看见,只看见一大片的梨花,开的好漂亮。”

    他说罢,便闭上眼睛轻轻嗅了一下,说:“你闻闻,那梨花的香气多浓,在这里都可以闻见。”

    石坚仔细闻了闻,还真的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花香。冬奴拉着男人的手,说:“咱们走吧,还是不要打扰他们了,我怕他们见到我,还以为我是诈尸了呢。”

    他说的轻松调侃,语气却是沉沉的,石坚握紧了他的手,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过的日子,你明大哥是个聪慧的人,你用不着替他担心。咱们只过好咱们的日子就行了。”

    他们燕家曾经的奴仆,如今已经四散为家,寻不到去处了。别的人不找到还行,桃良他是一定要找到的。关信说,桃良如今在嘉平的娘家住着,嘉平已经成了亲,嫁给了一个药店的伙计,用她离开时冬奴给她的银子盘下来一个药铺,如今夫妻俩个过的很恩爱。冬奴先去找了嘉平,嘉平的孩子已经一岁多了,刚刚学会走路,冬奴在她家里吃了一顿饭,便问:“桃良怎么样了?我听说,你一直照顾着她?”

    嘉平微微一黯,说:“她还是老样子……当初被关押的时候,那些兵差欺负过她……其实何止是她呢,当时那些大小姐出身的女孩子,又有哪一个是好的呢。”

    桃良和嘉平本来是不相上下的女孩子,也本来应该拥有不相上下的命运,可是如今嘉平婚姻美满,桃良却变得有些神志不清,都是因为他的缘故。如果当初桃良和嘉平一块出府逃命,也不会落到这个下场。冬奴心里头酸酸的很不是滋味,就说:“你带我去见见她吧。”

    嘉平便将孩子给了她丈夫,那是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个子不高,慈眉善目的模样,说:“你一直说没空回娘家看看,这回去,就在那儿多住两天。”

    嘉平点点头,又亲了亲她的孩子,这才跟着冬奴出了门。冬奴坐在马车里头,挑着帘子细细地看,那曾经很熟悉的街景一一浮现在他眼前,仿佛此身已经隔世。嘉平的娘家人也是很感念冬奴的恩德的,一听说他还活着,一个个都感叹不已。春日的太阳晴的很好,暖暖地照着那不大的院子,桃良就在一株老槐树下头坐着,呆呆的,也不说话。冬奴蹲下来,握着桃良的手,红着眼眶问:“桃良,你还记得我么?”

    桃良怔怔地看着他,可还是不说话,只是掉下了一滴眼泪来,冬奴伸手替她擦了眼泪,说:“桃良,我来带你回家。”

    桃良怔怔地,这才开了口,说:“家……家没有了……”

    嘉平也抹起眼泪来,蹲下来说:“桃良,这是咱们的小少爷,你不认得了么?”

    桃良似乎认得他,又似乎不认得,眼睛怔怔地看着,却没有什么光彩。冬奴决定带她回燕府看看,见到了熟悉的景色,或许她便能恢复过来。

    回燕府是大事情,石坚也跟着过来了。如今燕府已经有了新主子,是他们燕氏一族选出来的宗亲,来承袭他们燕家的官爵。他们刚到了燕府门口,就见外头站了许多的人,院子里闹成了一团,原来是京城的廷尉郭大人来燕府闹事。他们趁乱走了进去,就见一个和冬奴大小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满脸通红地在院子里头站着,正在听那个郭大人训斥,嘉平小声说:“他就是燕家新的继承人,叫燕童。”

    那男孩子唇红齿白,也是很漂亮的一个少年,只是在那里站着听郭大人奚落,好不可怜的样子。那郭大人也忒可恶,模样也十分教人讨厌。冬奴看不过去,就问:“一个廷尉,怎么敢来这儿撒野?”

    嘉平小声说:“现在的燕家,虽然皇上说承袭了原来的官职,其实也只是表面文章,只挑选出了一个男孩子继承家业,却不怎么过问的,这些人便欺软怕硬,渐渐地骑到头上来了。”

    石坚低低地笑了出来,眼看着那几个人竟然拉扯了起来,那个郭大人竟然一腿就把那个燕童踹到了地上,冬奴气不打一处来,将桃良交到嘉平的手上,说:“敢欺负我们燕家的人,我看他是不想活了。”

    石坚本想拦他一下的,可是已经走上前去,那几个人还在扭打拉扯,冬奴过去一巴掌就扇在了那个郭大人脸上,大喊道:“你好大的胆子,小小一个廷尉,也敢如此嚣张,是欺我燕家无人么?”

    那郭大人被扇愣了,转过身一看,气的脖子都红了,恶狠狠地问:“你又是谁,燕家的什么人,敢打本官?”

    冬奴仗着有他姐夫在,天不怕地不怕的,道:“你管我是谁,路边不平,拔刀相助,你一个小小的廷尉,也敢在燕家撒野,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那郭大人混迹官场多年,也是有几分看人的本事的,他看冬奴穿着气度不凡,非富即贵,也不愿不知根知底就冒犯了他,只说:“本官秉公办事,有什么错的?你敢殴打朝廷命官,来人,把他抓起来!”

    关信关槐连忙冲过去了,那燕童也是初生牛犊,见有人为他撑腰了,也开始胆大起来了,说:“你秉什么公了,就会欺负我年纪小!”

    他这一出声,冬奴对他好感大增,他突然想起他刚认识他姐夫那会儿,有一次去人家院子里头看海棠,结果碰见了人家主人来,他姐夫就扮作他的护卫,把他给出卖了出来,心里头灵机一动,就把他姐夫拉了出来,说:“你不是问我是燕家的什么人么,呐,这是我家主子,你知道他是谁么,他可是燕家的姑爷,连城的石都督!你敢欺负燕家的人,就是叫我主子脸上没有颜面!”

    石坚无奈地站了出来,冷着一张脸,亮出了自己的身份。那郭大人自然也是知道石坚的威名的,只是大庭广众之下挨了一个男孩子的打,终究是怀恨在心,最后还是石坚恩威并施,把他给打发走了,冬奴好不得意,说:“你以后再敢胡作非为,小心我家主子扒了你的皮。”

    那郭大人气的满脸通红,灰溜溜地走了,石坚瞧了瞧幸灾乐祸的冬奴,说:“还笑?就知道惹事,这回我来京城的事情可传出去了。”

    “那谁叫他这么猖狂,敢来这地方撒野。”冬奴心想这可是他的家,他就算不再是燕家的少爷了,也要顾着燕家的名声,毕竟在这祠堂里头供奉的,还是他的先祖。

    燕童对他自然是感激不尽的,他原本只是燕家一个默默无名的孩子,突然有一天飞黄腾达,性子却还是懦弱一些,不如冬奴性子强。冬奴就谆谆教导他怎么样怎么样保全自己名誉,又说他有了难处可以找哪些燕家曾经的家臣,说的头头是道。石坚有那么一瞬间,还真想叫冬奴认祖归宗算了,就叫他做一个闲散富贵人。

    他们离开京城的时候,已经是暮春时节了。冬奴觉得那几天石坚和关信他们都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他们在搞什么诡计。不过他也顾不得了,桃良的病已经有了很大的好转,已经认得人了,冬奴依照大夫的嘱托,天天跟她说话玩耍。天黑的时候关信来了,他走进室内,但觉香气萦绕,透过荷花屏风,隐约见人影婆娑。桃良正端坐在榻上,宽大的衣袖匍匐在地上,前面支着一面铜镜,一边摆着几个梳妆盒子,冬奴正给她梳头。关信站了一会儿,说:“少爷收拾收拾,咱们今晚上就要坐船走了。”

    “为什么晚上走,明日再走不行么?”

    关信支支吾吾了一阵,说:“主子说了,今日风向好……晚上走顺风,走的快。”

    春末夏初,晚上也舒服了很多。冬奴上了船,想着晚上黑漆漆的也看不到什么景致,就一直躲在船舱里头照顾着桃良。大约上了灯的时候,关信突然来船舱叫他,说:“少爷,主子叫你出来呢。”

    冬奴就换了衣裳出了船舱,这刚一出来,就愣住了。

    石坚笑盈盈地看着他,招手说:“阿奴,过来。”

    只见十里美人河,全都挂上了火红的灯笼,正值樱花荼蘼临水开,红艳艳的,也全都被灯笼照亮了,映着默默水光,盈盈像人间天堂。冬奴惊讶地合不拢嘴,回头问:“你怎么想到的?”

    男人充满爱意地注视着他,说:“回来的时候,我问了跟着你的关信,你都喜好些什么,他便说你打小就喜欢这样的灯景,想叫人帮你实现,怎么样,喜欢么?”

    冬奴灿烂地笑着,眼睛映着烛火的光,一下子就跳到了男人的身上,长腿一夹,“啵”地就在男人脸颊上亲了一下,已经感动的要哭了,说:“喜欢喜欢,谢谢你!”

    如今已经到了暮春,河面上突然起了风,仿佛要下雨,大风吹的那灯笼也摇曳个不停,原本阴霾的天空显得更加漆黑,这天地间的光彩全都是那些灯笼发出来的,如今随着风摇曳起来,整个世界似乎都陷入了光影的变幻里面,水光潋滟,樱花摇曳,那情景不像是在人世间。漫天的樱花突然飘起来,仿佛他们初见的那一个秋天,那漫天的突然凋零的ji花。河面上落成了一条花的海洋,那些花也落到了他们的衣衫上,冬奴调皮,张嘴衔住了一瓣花,红唇粉花,映着他绝世的姿容,得意又感激地看着他面前的那个男人。石坚情难自已,便倾身噙住了冬奴嘴里的那一瓣花,雪白的牙齿露出来,嘴角噙着笑,暖暖地注视着他。

    冬奴牙齿一咬,便将那瓣花咬断成两瓣,他噙在嘴里,激动地说:“石坚,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爱可不仅仅是说出来的,当天夜里,冬奴为了表示自己的感谢,那可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要多浪有多浪,扭得欢快肆意,叫的春情荡漾,什么姿势都愿意尝试,菊xu吐着浓露,艳肉绞着巨茎,把个石坚勾引的几乎忘了礼义廉耻。一夜几回生几回死,那才是真正地姐夫宠。

    关于冬奴的故事,民间其实还有许多的传言,有人说连州有戏子戏名朝生,身份不知道是哪家的人,只知道他出身极为高贵,很得连城都督的宠爱,都督大人为了他终生未娶,恩爱终老。也因为他对戏曲的喜爱,极大地提高了当时戏子在社会上的地位,使得当时戏曲在达官贵人之间盛行一时,曾经有幸听过那个朝生唱戏的人,都说他扮相俊俏,虽然唱的是小生,可是“明眸善睐,神光动人”,唱腔和姿容独步当时。

    也因为都督大人为了他终生未娶,两人同起同卧,形同夫妻,也曾使得东朝男风盛行一时,史学家称之为“男妻”。

    ---------

    “连州人氏石坚,位极都督之位,有娈宠,美姿容而性刚强,小字阿奴,甚宠之。由此时人亦称娈宠为奴郎,阿奴之名盛行一时。”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耽美小说下载,免注册,无弹窗,随意下请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本作品收集于互联网,版权归作者所有】

    【本人不做任何负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