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小婢撩情阿潼 > 正文 完结
    等到将她挟持到完全听不到房里动静的角度后,雷行云才松开手,“真是莽撞的丫头!”

    瑞香根本想不到房里的人会是雷行风,白着小脸拉住了雷行云的衣袖,“二……二爷,阿欢房里……是谁?”

    难道言欢姘上了哪个野男人吗?呜……与言欢最亲近的她为什么会不知道?

    雷行云没好气地甩开瑞香的拉扯,曲起食指用指节敲了下她的额头,“想哪去了?在房里的是我大哥,相信你应该不陌生,也不搞清楚状况就打算冲进房去,我看你是活腻了是不?”

    “啊?主爷?!”瑞香嘴张得可以塞进一大颗鲁蛋

    “呵呵呵……没错!”雷行云笑得不无幸灾乐祸的意味,“你从现在开始可以把皮绷紧一点了,我大哥心里可是有笔明白帐的,当初你没阻止我大嫂离开他……呵呵呵!你说我大哥会不会跟你算清这笔帐呀?”

    雷行云看着瑞香脸色又青又白地变换着,心情真是大好,呵呵呵!难得看着大胆丫头变了脸,真是精采极了!

    瑞香浑身无力地差点软脚跌到地上,没错,她真的惨了,依主爷对言欢的疼爱,他肯定不舍责备自己心爱的女人,这样一来,呜……倒楣的不就是她了吗?

    瑞香的眼角擒了泪,用可怜兮兮的求救眼神看着在一旁看好戏的雷行云,“呜……二爷,你可要帮瑞香呀!”

    尾声

    青筋从雷行风额角爆起,他握紧双手,气得差点没发疯

    当他醒来后没有看到应该睡在他身边的言欢时,他以为那该死的女人再一次逃离了他的身边

    正当他要从床上跃起去将她揪回来修理一顿时,房门突然被人推开了,走进来的人儿让他正待爆发的怒火顿时无处排解!全室在胸口里,差点伤了他的肺腑

    他暗暗缓下气怒,冷眼冷面地看着她端着水盆走进来既然她没逃走,他在放心的同时也放松了紧绷的身子,不动声色地向后倚在床头

    从雷行风身边醒过来后,言欢确实动过想逃离的念头,但一见到思念已久的雷行风后,她无论如何都迈不开脚了,在分离的日子里,她明白自己有多爱他,再次见了他,要她如何能舍得下他温暖宽大的怀抱?

    罢了!就算她的心会流血,她再也不离开他了,更何况……她想她的儿子呀!言欢打定了主意,不管她再容不下他已经有了别的女人的事实,她也不会再离开他了,就算能逃到天涯海角,她也逃不过自己的心呀!

    拧了手巾来,她坐在床沿,却低着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沉默在他们之间凝结,叹了口气,雷行风再次先低头打破沉默,不过他的语气还是冷冷的“你没什么话要说吗?”他在等她认错,是她让他痛苦了两年,是她的任性让他的儿子在没有母亲的照顾下成长

    一句抱歉是他应得的吧?

    没想到言欢开口问的,却不在他的预期中“你们感情好吗?”她蠕动嘴唇,轻轻送出这个问题

    在脑中反覆默念了两次她的问题后,他明白了!“不好,她太过无情无心”意有所指地睨着她,可惜她没抬头,所以看不到他眼底的温柔及深情

    不可否认,听到他说跟妻子感情不好,她的心里是雀跃的“那她待儿子好吗?”除了他之外,儿子是她另一个同等重量的牵挂

    “同样不好,她完全没有尽过该尽的责任,没有对予扬付出过一点母爱

    予扬两岁了,除了爹爹及奶奶外,没有叫过一声娘,他不懂,也无从得以使用这个字眼,你说,她待儿子好吗?”

    他没有放过她每一个反应,他看到她的指头正颤抖着,也不意外地看到泪水无声滴落在她的裙摆上

    她终于知道他给儿子取了什么名字,但她却没时间感到高兴,他说的话揪痛了她的心,她万万没想到,她的骨肉竟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关爱,“你……你就放任她如此……如此不尽责?”

    就算不为她所出,既为主母就该有肚量及义务照料夫君的孩子呀!依雷行风的性子怎会如此纵容妻子?

    “你哭什么?”

    “你……”她总算抬眼看他了,她眼中难掩痛心地问:“你就任她这样忽视你的亲生骨肉?”

    “不然还能如何?…”他轻扬起嘴角,让他看起来无情极了,“是我太过纵容她,不忍责备她,任由她任性而为,既然如此,那么只好苦了予扬

    她再也听不下去了,控制不住地将手里捏着的sh手巾当头朝他甩了过去

    “早知如此,我当初就不该把儿子留给你!呜……早知如此,我就该把儿子带在身边,就算日子过的不富裕舒适,至少……至少他会有娘疼……”

    她自责不已,哭得伤心,再次将雷行风的冷硬给哭得半丝不剩

    他将打在脸上然后掉落在身上的sh手巾随手撂开,伸臂将哭成泪人般的言欢拖进怀里,不顾她的挣扎将她牢牢固定在身前,“除了哭之外,你就不能换别的方式来讨我心软吗?我口里那个无心无情、对儿子没有尽到半点母亲义务的女人,就是你!”

    他轻抚着她纤弱的背脊,为她在他的怀里感到心满意足,唉!这个磨人的小狐狸真是折腾人呀!

    “你太倔强,心里有事总是自己藏着,连我这个与你最亲密的枕边人都没法让你坦然表达出心里的想法,这让我很伤心很失望,欢儿,我并没有另娶正妻,家里的女眷除了我娘外,还是只有你这个抛夫弃子的狠心女人!”

    她身子明显一颤,让他唇边的笑意泛起了柔情

    “可是……”她将脸埋在他的颈窝里,因他的话而稍稍止住了哭泣,但还是不能完全相信他所说的话

    “从金城发布出来的消息,指的是我将你从妾室扶正的消息”他将她的脸硬从颈间抬起,让她的眼睛与他对视,“我本来就没打算再娶妻,但你从来不曾表现出对我的在乎,我好气当娘要我娶妻时,你的无动于衷,所以故意让你认为我有意另娶,欢儿,别再藏住你的心了,坦白地告诉我,你到底有没有将我放在心里?”

    “我如果不在乎,如果没将你放在心里,我何苦在生了儿子后将他丢下离开你?”言欢哽咽着,第一次将自己的心意向他表明,“如果心里真的没有你.当初我就算没了生路也不会任你轻薄,早就……早就在你有意坏我清白的时候就求娘给我指婚,让我出府去了!”

    “那你为什么从来不让我知道你爱我,也从不回应我对你的爱?”他的脑海里刻画的全是她冷然的反应,那是多么伤人呀!

    “打从我十一岁进府伺候娘开始,我没有一天不曾听闻你的风流事迹,不断听到你跟美丽的女人混在一起……”言欢眨了眨眼,“我有自知之明,样貌身段都比不过任何一个你曾经有过的女人,你说,这要我如何有自信相信你是真心爱我?”

    “那你到底要怎样才肯相信我?再逃离两年或是十年?看我是不是还是只要你这只小狐狸?”他真恨自己从前的放荡,可是他已经后悔很久了,她能不能放过他,别再去想从前那些风流史了?

    “我……”言欢张了小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用被泪水洗过的清澈眸子凝视着他

    看出她眼底的释然,他知道她终于肯放下防备接受他的真心了,他笑得温柔极了,“我什么?还是你要我抱着儿子千里寻妻追在你后面跑,你才会相信我爱你?”言欢小脸一移,将红唇凑上雷行风性感的唇瓣,抵在他的唇上说道:“你别说的这样委屈,你是罪有应得,活该!真正可怜的是予扬,爷儿,我想儿子,带我回金城可好?”

    他张嘴含住她的下唇轻轻吮吻,用舌舔弄着她的唇瓣,然后学她将话说在她嘴里,“那就要看你怎么哄我开心了,这两年我为了你,可委屈这儿了……”

    他将她的小子拉至他的胯间,让她知道他有多么渴望她

    手心里的炽热粗长让她红了脸,但她却没有将手挪开,反而自动探进被单里,直接用手抚弄着从昨夜让她忙到今早的硕长“要怎么哄你?胡闹了整整一夜加上一个早上,还不够吗?”

    上下套弄着让她尝过无数次销魂快感的粗长,她的小嘴顺着他的嘴角缓缓舔弄着他的下颚、喉结,以危险的动作慢慢下移,“你害我被二爷嘲笑了……”

    也是因为一出房门就遇到笑得暧昧的雷行云,她才顿时明白雷行风是如何找上门来的,原来,她的行踪一直都在雷行风的掌握之下……

    他没有阻止她,反而因为期待而更为亢奋,“他敢!看我不修理他!小狐狸,别玩了,现在的我可禁不起你这样挑弄……”

    她听到他很没兄弟义气的话,一时笑了开来,忘了正在进行的诱哄工作,伏在他身前笑得娇美可人得不得了

    本来就处在亢奋状态的雷行风见她如此娇媚的模样,环住她的娇躯,一翻身就将她牢牢压在身下,用脚顶开她的腿,随即将偾起的粗长隔着她的裙子抵在她的腿心,“小狐狸,你现在只能想着我!”

    言欢伸手揽住雷行风的颈子,红唇微启迎接着他的热吻,“爷儿,从今以后欢儿只想着你……”

    只看他、只想他、只爱着他……在他的怀抱里,她找到了此生唯一的依归

    激情的缠绵及煽情的呻yi,再次让房内漾起无边春色……

    (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