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当时只道是寻常 > 正文 完结
    缩卑微的表情说,“但是关于那个主谋你却还没有说清楚!那么景岚,现在你可以跟我说说你的幕后老板究竟是什么人了吧?”

    我裹了个长大衣出了看守所,云嫂和老狄都已经站在大门口等着了。我觉得我有一点儿头晕,胸口闷闷的,双腿都有点儿提不起劲儿来。云嫂见我这样急忙就奔过来把我给扶助了,我右手搀着她的胳膊小心翼翼地坐进车里,温明旭从副驾驶座上回过头来看看我,脸色有一点儿担心:

    “夫人,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我抬头看一眼温明旭又看了一眼边儿上的云嫂:

    “不用了,直接去g!”

    这是当今中国最有潜力的年轻事务所之一,近两年来迅速崛起,并且引起了国际建筑界的广泛关注。我到达g公司楼下的时候穆北正在开会,那长相甜美的前台小姐看一下我又看一眼自个儿身后的会议室。

    “我们老板正在开会,”她表情为难地看着我说,“他工作的时候一向都不喜欢被人打扰的,我看您还是在这儿坐等一下吧!”

    “麻烦你告诉他我姓于。”我看了看她忍不住就吸了一口长气说,“或者你可以告诉他我是顾太太,g-star的顾太太要见他。”

    那漂亮的清纯的前台小姐进去不到一分钟,我就看见穆北脚步飞快地从会议室里步了出来。

    这个男人无论什么时候看去都是这么的潇洒迷人,一身银灰色的全手工西装,同色领带,面容完美、身姿挺拔,远远地看去简直就叫人无法不为之心折。可是我知道的,他也知道的,在他如今这副完美无缺的外表下,他变了,而我也变了。

    我站在穆北的事务所门口看了看他,他也在看着我,目光落到我高高突起的肚子上,他的神色一瞬间就跟着变了变。我长出口气强迫自己镇定地叫了他一声:

    “穆北……”

    他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看着我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动一下,那漆黑的漂亮的眼睛里涌起的痛楚简直就叫人惊心,而我本来是带着一肚子怒火来找他兴师问罪的,可是现在看见他这样,我一瞬间就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穆北侧过身子把我给让进他的办公室,我站在他那张巨大的超豪华的办公桌前看着他,此刻他正背对着我站在那扇大大的落地窗前,右手无力地支撑在窗户边儿上,悲伤的样子叫我对他简直说不出任何一句责备的话。

    “顾太太,”穆北忽然语气嘲弄地开口说,“您这样气势汹汹地跑来找我,有什么指教就请快说!要知道g虽小,但我今天仍然公事繁忙,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可以陪你闲耗!”

    我再也没想过有朝一日穆北竟然也会用这样嘲讽的口气跟我说话。我的脑子里晕了晕,一瞬间就觉得有点儿手足无措。

    “穆北,”我闭了闭眼睛努力地出了一口长气,我努力地使自己镇定下来说,“你一定要用这样的口气跟我说话吗?我从来都没想过要和你变成这样。”

    “那你想们变成什么样呢?”穆北转过身来语气尖锐地看着我说,“你以为我们还能够和从前一样吗?你以为我们还能够做朋友吗?顾太太,难道你今天这样气势汹汹地冲过来不是要找我兴师问罪的吗?”他说,“你早就已经放弃我了,早就已经不要我了是不是?——朋友?于菲菲,你扪心自问,自从你嫁给顾修宸的那天起,你的心里头难道还有我这个朋友吗?你的心里面除了那个该死的顾修宸以外早就已经没有其他人了!朋友?”他说这话的时候简直都快要笑起来,语气嘲讽,声音里却已经明显地有些颤抖:

    “什么朋友?!你该知道的,我从小到大守了你这么多年不是要你做我的朋友!我想要你做我的爱人、我的妻子!我精心呵护了你十几年,等来等去等到的就是这么个结果吗?你甚至都已经知道了,一切都是顾修宸在背地里算计我!他一手导演了那场好戏,他一手抢走了我的妻子,他甚至亲手把属于我的幸福给毁了!这难道还不足以让我报复他吗?于菲菲,我跟我自己发过誓的,”他说,“自从你当着我的面嫁给他的那天起,我就已经跟我自己发过誓了,这辈子我是绝对不会放过顾修宸的!”试试在百度搜索“”

    “所……所以你就想到了景岚是不是?”我都觉得我已经快要说不出话来,我再也没想到自己认识的这个阳光灿烂的男孩子会有这么凶狠尖利的一面,我情不自禁地哽咽着嗓子说,“所以你就利用景岚窃取了公司的机密、所以你就利用她导演了一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戏码是不是?!你给她提供丰厚的报酬,她为你随时待命,你们互相利用互利互惠!sq南华的收购价码一下子比预算的高出两成,你以为顾修宸会完全没发觉吗?想当初他之所以会想到让景岚去跟anderson接触,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而已,bgk真正跟顾修宸接洽的其实另有其人!而景岚之所以跟那个

    yan anderson搞在一起,还被人给弄大了肚子,不过完全是因为她自己贪慕虚荣自取其辱!”我说到这里就已经有点儿气喘吁吁的了,我觉得我简直就有点儿忍受不了他和顾修宸就这样你来我往地斗来斗去的。

    “你居然还利用一个孕妇来制造事端,”我忍不住激动地控诉穆北说,“你知不知道她甚至差点儿就害了我的都已经认识了这么多年,你怎么可以做得这么过分的事情呢!”

    我气愤难平地把刚才的这一段话刚说完,门外忽然间就想起了一阵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前台小姐紧张兮兮的声音就从门缝里传了过来:

    “穆先生,g-star的顾先生来了,啊他……他都已经到门口!哦不,他都已经快进来了……”

    前台小姐的这一句话才刚说完,紧接着我就看见穆北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两面给迅速地拉了开来,而顾修宸则单手背在身后,大步流星地冲着我走了过来。

    “怎么你出来这么久也不知道回去?”他拧着眉毛不满地看了我一眼说,架势端得足,声音却着实温柔,“挺着这么大的肚子,也不怕累着?!顶顶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出生了,你不为自己想,难道不为我们的宝贝想?都已经是要做妈妈的人了,怎么能还这么粗心大意呢?!”这样的口气,让我觉得他压根儿就不是来找我而是来找茬的! 所以我立即就觉得上火,忍不住扭过头去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没等我开口说话,站我对面的穆北忽然间就“哧”的冷笑了一声,语气嘲讽地看着我和顾修宸说:

    “两位如果要打情骂俏,尽可以早点儿从这里回家去!穆某公事繁忙,就不陪两位了!”

    这样的不留情面,叫我突然间觉得很想落泪。我站在原地看一眼穆北又看一眼在我身边的顾修宸,我挣扎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低低地问了他一句:

    “穆北,我们难道就真地不能做朋友了吗?”我说。

    偌大的办公室里突然有一刻的沉默,穆北看看我,又看一眼我身边的顾修宸:

    “你到现在还需要我这个朋友吗,菲菲?”他说,语气里仍然还带着淡淡的无法掩饰的嘲讽,“我曾经发过誓的,菲菲,我永远都不会放过顾修宸!所以你还要我这个朋友做什么呢?让我戴着虚伪的所谓‘朋友’的面具伤心失落地待在你身边看着你和你丈夫幸福快乐地生儿育女天长地久地过一辈子吗?菲菲,我没有那么伟大,你把我想得太伟大了!”

    他竟然连一点点儿的余地都不肯为我留,他竟然就真的忍心不要我这个朋友了,我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穆北,我口干舌燥地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意识到自己即将失去什么!其实我今天竟然会气势汹汹地来找穆北,我就根本没想过要真地和他为敌,我只不过是太生气了,我其实压根儿就不想失去这个朋友!

    “如果你一定要跟顾修宸对立,”我看着我对面的这个昔日的朋友说,“那么穆北,我想我们也会成为敌人的。”

    穆北听完这话身体微微一怔,他飞快地抬起头来看着我,眼中写着明显的不可置信。

    “顾修宸是我的丈夫。”我口气慢慢地回答着穆北眼中的疑问,“他疼我爱我,也爱我的孩子,而我也很爱他。从今往后,谁跟他作对,都是跟我于菲菲过不去!他的敌人也就是我的敌人,他的朋友才可能会成为我的朋友。”我说,那一刻我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顾修宸握着我双手的那双大手一下子就收紧了,“穆北,我希望你能够再好好地想一想,看看我们是不是真地有必要成为敌人!”

    四月份,北方的天气早已经暖起来了。但或许是因为在外面站得久了,我觉得有一些不舒服,身上阵阵发冷,所以我回过头去看一眼顾修宸,而他也正目光灼灼地看着我:”我们走吧。“他低头温柔地亲了亲我的手指说。

    我其实真的不想和任何人成为敌人,尤其是穆北!但是我爸爸他说得对,这个叫做顾修宸的男人是我的丈夫,他为了我的幸福做出的每一点努力都值得我去珍惜,他是个人而不是神,他的每一次收获和成功都不是没有代价的,而所谓的”商场如战场“,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作为他的妻子,理所应当地要为他保-驾-护-航!

    我坐在车子上就这么豪言壮语地一说完,坐我身边的顾修宸他一下子就抖了抖,笑得花枝乱颤地搂着我说:”别别别别别,“他动作十分轻柔地吻了吻我的嘴角说,”我们家的女人,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只需要负责好好地享福就行了,您别这么豪气冲天的行不?“

    我一听他这话忍不住就伸出手来狠狠狠狠地在他腰上拧了一大把。

    我双手拖着下巴懒洋洋地趴在他的大腿上,他在我的头顶上方一下一下地拿嘴亲着我那头毛毛躁躁的小碎发:

    “菲菲,谢谢你。”他突然间有些感叹地说。

    我半趴在他的大腿上半天没说话,我担心我一开口眼泪就会掉下来了,顾修宸伸出手来摸摸我的脑袋又低头再用力地亲一下我的耳朵:

    “其实你不必为了我跟那个人搞成这样,”他说,“菲菲,我要你知道,我总是希望你过得高兴点儿的。”

    “可是我也希望你高兴。”我抬起头来用力亲亲他的嘴巴说,“只有你高兴了,我才能更高兴。”

    八月份,黄昏的时候气温降了许多,不再像正午时分那样炎热,我和顾修宸吃完晚饭就抱着顶顶去医院给他打疫苗,保姆跟在我们身后帮忙推着车子。小家伙这个时候就已经长得挺招人了,下车以后进了医院,一路上逮着谁就冲着谁笑,那嬉皮笑脸没个正形的样子啊,哈喇子流了一地。

    我扯了纸巾帮他把下巴上的口水给擦干净了,他爸爸伸手把他给接过去抱在腿上,双手抓住他胳膊腿儿的不让他乱动,小家伙都已经上了“砧板”了还在那儿咧着嘴巴一个劲儿地笑呢,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弯成两弯迷人的月牙儿!话说这位负责给他打针的梁主任早就已经被他给迷得五迷三道的了,一见他这样,笑得简直就连眼睛缝都快没了:

    “小,那举着个大针管儿却还要故作亲切的样子啊,难怪顾修宸回去总爱说她就是个狼外婆呢,专门欺骗小朋友的感情!给个甜枣儿再拍一巴掌那简直就是她的强项。

    不过显然,我们家的这个小宝贝蛋儿却压根儿不知道他爸爸此时心里正在心疼他呢,小家伙见了美眉,那笑得可真叫一个谄媚啊……,不妨神一个大钢针扎在自个儿腿上,他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凝住了,瞪着双大眼,在那儿很是淡定很是好奇地四处东张西望。

    “顶。

    所谓的“打在儿身、痛在娘心!”尽管我们家顶顶的“坚强勇敢”得到了周边医生和护士的一致赞扬,不过当我跟顾修宸两个人对望的时候,却还是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深深的疼惜和不忍。我撇着嘴巴有些不忍地摸了摸顾修宸的肩膀,还没来得及安慰那个当爸爸的一句呢,忽然间只听见空气中“哇”的一声,小家伙一管药水推完,梁主任刚一拔针,立马就迫不及待地向他的爸爸妈妈诉起苦来……

    en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