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都市小说 > 后宫·薄欢凉色 > 正文 完结
    见了。”我微微高声答道。老者干脆不再划,收起船桨,让船随着波浪荡漂,慢慢靠岸。

    “我在江北帮你打听过了,人家都说那乌落山里死了几十万人,一场大火烧了几天几夜,最后什么都没剩下,也没听说还有人从山里逃出来。我看你啊,就此死心吧,别再等了,年纪轻轻的,再找一家好好过日子才是。我看你等了这么久了,倒也痴情得很,可乱世之秋就是这般,人命无常啊,别太留恋了,该放的还得放,活着的人总要活下去,何况你还怀着孩子,着实不易啊。”

    我微微一笑,摇摇头,“老伯,劳烦你了。”

    老者显得很高兴,待船靠近,扯了嗓子道:“这样的女子世间也不多了,可惜,可惜了。”

    我轻叹,突闻身后有人唤我:“小姐……”我跟曹潜闻言回头,见沉香一路小跑过来,边跑边喊,“小姐,方愈来看您了,你猜他带了谁来?”

    我轻扬嘴角,“是小唐吗?”

    “是小唐,那小子现在长进很多,可不是从前那个样子了。”沉香喜上眉梢,扶着我,”方愈又捎了很多补身子的药材,还带了两匹缎子,我瞧了甚好,打算给您和孩子做两套新衣裳呢。”

    “沉香,孩子的衣服太多了,你不用再做了,够穿的。”

    “总要预备一些啊,等他满月,满周岁,一点点长大,总是要用的。走吧,我们回去吃饭了。”

    “沉香,今天有什么好吃的?”曹潜问道。

    “清炖母鸡,这个是给小姐的,你也只能吃点儿骨头。”

    曹潜笑笑道:“沉香,再吃青菜,我就要变成兔子了。”

    “你可得变成驴,好驮着小姐每天来这里看日出。”

    “老伯,我们先走一步。”

    老者朝我招招手,拍了拍船,吆喝道:“客官,船到岸了。”

    我转过身,正准备跟两人一起往回走,方才走出不远,听见身后有人轻语:“公子到了。”

    那声音再熟悉不过,我猛地转过身,见船头站着一个青衣男子,他微垂着头,弯腰请船舱里的人出来。我怔怔地盯着船舱,只觉得浑身血液霎时聚集到头顶,一颗心大力地跳动,仿若下一瞬,便要跃出胸膛。

    沉香和曹潜不明白我的意思,亦跟着转头看个究竟。

    白衣胜雪,衣摆轻撩,那人弯腰从船篷中翩然而出,缓缓直起身,抬起头。我胸腔中的一颗心,乍然翻腾,ji挛,抽cu,是说不出的紧张。阳光下,还是那张日思夜想的俊美容颜,那双深若静海、俊艳无边的双眸,他看向我,嘴角带着笑意。  我只觉得双腿骤然虚软无力,无法支撑身体,而狂乱跳动不止的一颗心,似乎已撑到了极限,再容不得这般负荷。

    “你……”

    “将军……”曹潜脱口而出,我却是张口无言,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这位夫人,您可是在寻人?”江欲晚缓缓踱步,右面一条腿略有些吃力,勉强跛行。

    我怔怔地站在原地,任凭干涩眼眶再度泪如泉涌,决堤而出,忍忍作答:“是。”

    “寻得何人?”

    “要寻一个曾骗我天荒地老,不离不弃,可最终还是舍我而去的骗徒,而后与他一一清算,欠我的,必须还来。”我字字哽咽,实在忍不住,只怕轻轻一松,便是山崩海啸,彻底的崩溃。

    人已走到面前,静静等候,我仰头看他,泪如雨下,却不敢眨眼,只怕一张一合之间,人会消失不见,我已禁不起再一次眼看他从我眼前消失不见。那种惴惴之痛,彻底搅乱我五脏六腑,不自觉间,身体已是战栗不止。想说的话太多,可在如此情形之下,只化成无关痛痒的一句,我咬牙恼怒道:“江欲晚,我恨你。”

    话无须再多,这一句,便了结千言万语,叹尽刻骨铭心,所有委屈,所有疼痛苦涩,悉数在此时此刻尽情倾泻,不再顾忌,不再隐忍。他伸手,轻揽我入怀,只是靠近的一瞬,感知我身体变化,略有一顿,随即便紧紧地将我拥在怀里。我死死地扯住他衣衫,只怕又是梦中幻影,镜花水月,可现下,碰触感知带着熟悉的体温气味,真真实实地存在于我面前,我方才敢信,上天是真的把他又完整地还给了我。

    “恨吧,你恨尽了我,就让我用这一生一世来偿还你,珍惜你。”幽幽一句,响在千浪万波之上,春光拂过他脸上的笑容,半幻半真。眼前粼粼水光一片,我仰头,细细看他眉眼、嘴角,皆是我心心念念的那个模样。

    等了那么久,苦过、疼过、忧过、怨过,眼前的男人始终都是我心头留下最深刻伤痕的那一个,令我至死亦不敢忘怀。人便是如此,缘分如同孽障,肯要就一定要还,我历经生死、倾段、错失、绝望,等到千帆过尽之后,方才彻底悟了。爱再无私,也是企图,我独走,是困死了他,他以命换命,亦是套牢了我。

    我爱过,深爱过,不管绕了多少圈,耗了多少年,无论他生,他死,我始终在那个轨道上,安然等待远去的他归来。

    便如当下,还能和他再聚,抛却那些前尘后世,富贵荣华,只做隐于江河山川中的一对凡人,我已然知足。

    (正文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