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都市小说 > 青青子衿 > 正文 分节阅读_39
    宁连城走过来握住她的肩,“连澄,冷静点。”

    医生在他示意下快速离开,阮连澄看着兄长,泣不成声,“哥……他到底怎么了?”

    宁连城眉头深锁,“在国外的时候,你们医生是谁,马上联系。”

    阮连澄抽泣着拿出手机,抖抖索索地按着按键,那边的回应也十分茫然,显然是不知道状况的,不过答应查一下纪远东是否曾在哪家医院留下过就医纪录。

    那边的动作很快,不一会儿就传来了纪远东的资料,情况糟到不能再糟,医院的专家们比对着几个月前和刚刚拍好的ct,语调冷静地告诉他们,纪远东的脑子里有一块直径近四公分的恶性肿瘤,所幸扩散速度并不快,只是肿瘤边缘有近两公分长的绒毛状组织,大脑的结构非常复杂,如果要完全切除,手术风险非常高,植物人,失忆……这种结果甚至可以说是乐观的。

    青树坐在会议桌的最末端,木木地靠在椅背上,她看着会议桌上的人影,还有快贴满一整个墙壁的ct胶片,专家们比划着那些黑洞洞的图象,快速地把一个又一个恐怖的结果宣告出来,青树瞪着那面墙,那么可怕的东西,远东的生命,正在被那么可怕的东西吞噬?她摇摇头,不会的,远东不应得到这些。

    他是……那样一个……

    青树流着眼泪,用手指默默拭去,她无法像阮连澄那样歇斯底里的痛哭,自己早就失去了资格不是吗?可是心如刀割。

    青树看着坐在会议桌前端的两兄妹,有那么一瞬间,怨恨拔地而起,宁连城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转头碰触到她的目光,几乎是惊痛地变了脸色。

    青树见他这样,到底不忍心,垂首黯然。

    纪远东的手术安排在一周后,有许多准备工作要做,医院会联系国际上做这种手术的顶尖专家,确保手术风险降到最低。

    青树听着他们的安排,强逼着自己相信最乐观的结果,阮连澄一直在哭,青树叹口气,她也是个可怜人。

    到晚上的时候,纪远东还没有醒,青树和宁家两兄妹静静待在他的病房里,阮连澄终于不再失控,她一遍又一遍地用棉签sh润纪远东的嘴唇,拿起他的手贴在颊边轻声低喃,有的时候说着说着,声音就哽咽了,眼泪强忍在眼眶里,那个样子,让人不忍。

    宁连城终于自窗边转身,劝妹妹回家好好休息,阮连澄摇摇头不肯,他也不多说,只让医院在屋里多加了一张小床,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准备带着青树离开。

    青树眼中有着犹豫,宁连城抚着她的腹部问她,“你连宝宝也忘记了?”

    青树想,自己是再没有什么立场了,转头看了眼病床上苍白的纪远东,跟着他离开。

    车子刚出地下停车场,青树转头跟他说,“带我去别的地方好吗?”

    他没有问为什么,只说,“想去什么地方?”

    青树想了想,“随便。”

    最后他们停在一个灯火稀疏的码头,青树目光复杂地看了宁连城一眼,打开车门走出去,看着江面倒映着对岸细碎的灯光,轻轻叹了口气。

    宁连城在车里看着她寥落的背影,这是第二次,他在这样的时间,来到这个码头

    第一次的时候,他尾随她过来,见证了她和纪远东彻底分手的全过程。

    那天的风,也是这么大,她在黑暗中瑟瑟发抖,不知道说了什么,纪远东只拉着她不让她走,后来她似乎哭了,纪远东抱着她吻了很久,两人当时的纠缠看得他心头火起,恨不得马上现身活剐了这两人。

    后来她一边哭一边跑着离开,留下纪远东西一个人独自坐在江边,他深深看了一眼江边寥落的背影,心头的那块大石终于安然坠下。

    宁连城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带她重游故地,江面的晚风吹拂着她的头发起起伏伏,他拿着自己的外套下车,走近她,披在她肩上,再用双臂裹紧。

    “那天晚上,你也在,对不对?”

    她的眼里倒映着黯沉沉的江水,似乎只要轻眨一下睫毛,那些轻轻颤动的江水就会溢出。

    他把她裹得更紧,脸贴着她的脸,“又恨我了,是不是?”

    她柔肠百转,终于转身,眼泪汹涌而下,双手狠狠地捶着他的胸膛,“为什么还要带我过来!恨你!恨死你了!”她在他怀里号啕大哭。

    他只紧紧搂着她,哑声说着,“那不行,你上次不是这样说的,你说过爱我,只爱我,不许说话不算话,你……你要敢再恨我,我饶不了你。”

    青树的心被他弄得酸酸涩涩的,他是越来越会让自己心疼了,可是纪远东,纪远东……青树复杂的心情难以排解,竟然一口咬在他肩上。

    大概是真的痛,他的手一紧,差点勒得她喘不过气,

    青树到底还是心疼他的,轻轻松开嘴不作声。

    “你放心吧,他不会死的。”

    青树紧紧抱着他,“真的吗?”

    接下来的日子,纪远东昏迷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阮连澄无微不至地照顾,纪家的父母也得到通知赶过来,病房里整天人影憧憧,青树每日都去看望,人多的时候她就远远地看一眼,人少的时候就静静坐一会儿,有时候纪远东醒了,看到她坐在墙壁一角,便相视一笑。

    待他精神好点了,纪家父母把手术的时间告诉了他,没想却遭到拒绝。

    阮连澄哭着求他,父母亲老泪纵横,亲朋好友都来劝他,却始终扭转不了他的心思,再多说,便疲惫的合上双眼,大家不知如何是好。

    阮连澄找到青树,让她劝劝纪远东,青树摇摇头,关于他的决定,说实话,她也很震惊,早在私底下劝过,可是,他是铁了心不想做这个手术,也许,也许他认为……死亡对他来说,是一种解脱吧?

    阮连澄喃喃地说,“青树,你和他分开太久,连他在想什么都不知道了……他当我不知道吗?他是怕丢了属于你们的记忆,他怕成了个无知无觉的活死人,一辈子都无法再见到你……”

    青树震惊,她推开病房的门,坐在床头边的椅子上,长久地注视着那张苍白的睡容。

    似是睡梦中有所察觉,纪远东缓缓睁开眼睛,见是她,脸上浮起浅浅的笑,“青树,你来了。”

    青树把枕头垫高,扶他靠在床头,千言万语,欲说还休。

    纪远东眯着眼看着窗外,“今天天气似乎挺好,我们出去散个步吧?”

    青树点头,推了墙角的轮椅过来,扶他坐上,推而而去,阮连澄原本是坐在走道边的休息坐位上的,见有动静,赶紧站起来,见青树推了纪远东出来,不由上前走了两步,又停下了,看着他们渐行渐远,拐过电梯厅,不见了。

    青树推着纪远东下了电梯,进了住院部的小花园里,大概是天气好的关系,花园里坐了不少病人和家属,有的欢欣,有的愁苦,各人有各人的心情,青树把轮椅推到人少一点的地方停下来。

    纪远东闭着眼睛仰头迎着太阳晒了一会儿,忽然转过头问她,“青树,我听说,你有小宝宝啦?”

    青树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不过也从来没想着要瞒着,便笑了笑,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是啊,两个多月了。”

    “可以让我……摸一下吗?”纪远东有些犹豫地问她。

    青树走到他面前,“当然可以啦。”

    他把手掌贴在她的腹部,接着放下来,把耳朵贴在上面,听了一会儿。

    青树一笑,“现在太小了,还没有动静,再过两三个月,小手小脚都长开了,动得就厉害了,那个时候你再听听,还能听到心跳声呢。”

    纪远东不语,后来只轻轻地问,“辛苦吗?”

    青树认真思索这个问题,后来告诉他,“只希望宝宝长大了,不要太辛苦。”

    他笑笑,“放心,不会比我们更辛苦了。”

    一句话却勾起了两人的沉默,纪远东把腿上的毯子放到草地上,“青树,坐下来,小心累着。”

    青树把毯子铺好,坐下来,他也离开轮椅坐下,两人晒着太阳,纪远东有些疲倦地打了个哈气,“累了吗?上去休息吧?”青树说着就想扶他起来。

    纪远东摇摇头,“就在这儿,难得的好阳光。”

    青树指了指自己的腿,纪远东会心一笑,也不客气,直接就躺倒了枕在她腿上,闭上眼睛,很快沉睡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纪远东只看到她的下巴,眼睛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他微微一动,青树低头看他一眼,又抬起头,轻轻地说,“远东,动手术吧。”

    他没有讲话。

    “把一切都忘了也好,这辈子,我们没有缘。”

    晴空万里的午后,他的脸上突然落起了咸涩的雨。

    the end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