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 > 都市小说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正文 完结
    选?父母是天生的,他能选择吗?可他也爱她。

    他没有说话,什么也没有说,连挽留也没有。她的心似乎跌入了无底的深渊,一阵一阵的寒气从心底涌了上来。怎么会冷呢?明明边上是壁炉,应该很暖和的。可她就是冷,不停地发抖,就算用双手拥着自己的身子,还是在抖。

    两人就这么站着,站了好久。她强逼着自己冷静,淡淡地开口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我们分手。”转身背对着他,朝楼上走去。他大步地朝她走去,一把抓住她纤细柔软的手臂,冷冷地说道:“我没有同意,也绝对不可能同意。”

    她猛地转身,手一扬,朝他脸上狠狠地甩了上去,只听“啪”一声,在寂静的空间里显得异常响亮。她怒道:“放开我孙平华,你以为自己可以坐享齐人之福啊,左拥右抱,很快活是吧。可惜,有人愿意与我共享,我于娉婷还不屑呢。你以为你是谁?我若是要做情妇,这北京城里多的是人排队。”

    他愤怒的眼里有几丝狼狈:“你说什么?”她笑了出来:“你既然要与她约会,那么就光明正大的。何必偷偷摸摸地坐在角落呢?她本来就是你父母中意的媳妇不是吗?干吗要偷偷摸摸委屈别人啊?坐在角落有什么用!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若不是那天亲眼所见,她还一直蒙在鼓里呢。可她的梦也被敲醒了,原来他背着她和另一个女人约会——前一晚还与她恩爱缠绵的人,第二天竟与别人约会,想来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他解释道:“事情并非你想的那个样子……”她嘲讽地笑道:“那你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样子?不过我也没有什么兴趣。我现在只是想知道,你会不会跟我结婚,yes or no?”其实已经下定决心要分手了,可还是贪恋,贪恋他会说他选择她,愿意和她结婚,似乎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多年的日子她没有错爱过他,这样她走的时候也少些伤痛。这样以后的日子,如果偶尔回想的话,也就少了一些遗憾。

    他静静地看着她,仿佛在审视:“你以前并不介意这些东西的,你说这些只是形式。”她扯出了一个笑,冷冷地道:“可我现在在意了,不行吗?”以前,以前的他,爱她,哄她,宠她,似乎她就是他的一切。现在呢,跟那个女的约会回来,还装作若无其事地问她吃饭了没有。到底是他变了,还是她变了。她自己也不知道了。以前,总以为爱情是最大的,什么也可以没有,只要他爱她就足够了。因为她也爱他,不想也不能失去他。

    可江修仁和子默,让她明白了过来,爱也是要有责任的。爱一个人到深处,就是对她完全地负责,就算是心爱女子的一个感冒,她的男人也要负责。江修仁就是如此的。那日她到他们家,子默摔碎了一个杯子,想去捡碎片。江修仁忙止住她,轻柔宠溺地对子默说:“不要动,不小心手划破了怎么办?我是男人,所有有一点点危险的事情都由我负责来做。”

    那一刻,她真的好羡慕,好羡慕子默。

    所以才突然发现,原来是他爱她不够深。所以他不能对她负责。那么,从此之后她的人生由她自己负责。

    她转过身,很轻很柔地道:“平华,或许我老了,不能再这么浪漫下去了。我们在一起十年了,一个女人有几个十年呢?我们——好聚好散吧。”他与她的火车终于是到站了,两人就要各走各的路。其实每个人都一样的,生命中还是会有别人,进入、离开。

    子默在一阵手机铃声中被吵醒,睡意蒙陇地推了推身边的他,示意他去找电话。江修仁一个头,两个大,又火又烦躁地嚷道:“三更半夜的是谁啊?这么晚,有毛病啊!”但还是苦命地起来,找到老婆扔在沙发上的手机,睡眼朦胧地看了一眼,是于娉婷。放心了,按了接听键,这才递给了她。

    她迷糊地“喂”了一声,娉婷的声音传了过来:“子默,是我。我想跟你说声再见。”她猛地清醒了过来:“娉婷?”娉婷“嗯”了一声,道:“我凌晨三点的飞机去巴黎,想跟你说声再见再走。”她竟然就这么走了,到底发生什么了?子默急道:“那你什么时候回来?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好让我去送你?你等我,我马上来……”

    娉婷打断了她,幽幽地道:“子默,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或许等我忘记他的时候,或许等我开始下一段感情的时候,可我一定会回来的。帮我亲亲多多。我要登机了,再见!”子默急道:“娉婷——娉婷——”可娉婷还是挂了电话。她忙掀开了被子,下了床,手忙脚乱地要穿衣服。

    江修仁一把抱住了她:“你怎么了?乱成这个样子!”他的怀抱带着让人安心的力量,她静了下来,道:“我要去送娉婷登机,她三点的飞机去巴黎,我要去送她。”他将她抱了抱紧,温柔地道:“现在已经三点了。娉婷就是不想任何人去送她,所以才在这个时候告诉你的,不是吗?况且现在赶去也来不及了。”

    娉婷这么一去,不知道要多久才回来。她带着满心的失望离开,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过来。她与她的这段友情,一直是娉婷主动的。主动来约她、主动来关心她,可她对她,从来就是淡淡的,仿佛可有可无。娉婷如果不给她打电话,她就经常个把月也不会跟娉婷联系。现在想来她真的是坏透了,娉婷为什么要跟她这种坏透了的人交朋友啊。

    缩在他怀里,抱着他,哽咽地道:“可是我会想娉婷的。”他笑着亲了她一下:“以后可以去国外看她,况且她又不是不回来了。”她就是这么一个长情的人,看着不温不火的,其实把一切都藏在内心深处。

    第三天,孙平华像疯了一样找上了门。一脸胡子拉碴,衣服皱成了一团,邋遢到了极点。认识了他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他这么狼狈的样子。他们这一群人,向来光鲜亮丽,绝不输给任何一个在公开活动露面的明星。

    孙平华抓着她的手,哀求道:“子默,求求你告诉我娉婷去哪里了?”她看着,有些恨,又觉得有些可怜:“她如果想让你知道的话,你就不用来问我了。”孙平华着急地道:“子默,我找了她三天,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她父母家里没有,别墅里也没有,所有她能去的地方我都找遍了!她说要跟我分手,可是我还没有同意,我怎么会同意呢?我永远不会同意的……”

    那日,他在楼下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等第二天她下楼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异样了,如常的打扮,如常地跟他说话。他以为她只是一时之气,也就没有多在意。在一起这么久了,自然知道她的脾气,如果还生着气的话,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于是也就放心了。

    谁知道那天晚上她就不在家,他等了很久也不见她回来,电话也关机。一直到凌晨的时候,他手机里收到一条短消息,只是短短的两个字:“再见。”他惊住了,这才发现她这次是认真的。忙拨了过去,她的电话依旧不通,打了无数个电话,手机永远处于关机状态。想了很多她可能去的地方,第一个便是她的老家,忙飞车赶到机场,第一时间飞去了她家——可是不在。看着她父母惊讶的眼神,他就明白了,她没有回来,她父母什么也不知道,又找了好几处地方,可她都不在。

    子默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孙平华可怜,难道娉婷就不可怜吗?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话,娉婷何至于要远走他国。

    江修仁拿了水出来,正看到这一场面,忙跑过来,拉开他:“平华,你先坐,不要这样子。”孙平华转过头,呆呆地看了他一眼,慢慢放开了她的手。江修仁见子默的样子,知道她是不肯说了,那他也不能开口,只好开玩笑似的劝道:“臭小子,天涯何处无芳草!”

    只见孙平华朝他看了一眼,茫然地道:“我不要什么芳草,我只要娉婷。”突然,朝子默跪了下来:“求求你,子默,你告诉我她去哪里了?”子默肯定知道的,娉婷就她这么一个小姐妹,也最在乎她了,她肯定知道。

    没有她的日子,他仿佛什么都失去了。是他不对,不想离开父母的庇护,不想失去身边一直拥有的一切。可她不在了,这一些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看着江修仁眼里的吃惊之色和孙平华痛苦的样子,她心软了下来:“我只知道娉婷去巴黎了,可我不知道她具体要去什么地方,在哪里停留。”看来娉婷的离开,让孙平华清醒地认清了自己的感情。他已经乱了,否则以他的能力,怎么会查不到娉婷已经离境去巴黎了呢?有些事情永远是当局者迷的。

    孙平华坐了当天晚上的飞机直接去了巴黎……

    每个故事都有一个结局,但每个人的结局是好是坏,都是要靠自己努力的,不是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